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匈牙利记者Bodoky:众筹出的深度调查

编者注:从2003年成立至今,全球深度报道网(GIJN)已成为扶持全球调查报道的一支重要力量,目前拥有遍及62个国家的145个会员组织。这些组织在各地如何从事与推动深度报道的发展?GIJN会员故事系列第二期,由匈牙利调查性新闻网站Atlatszo.hu的编辑Tamás Bodoky为你分享他们的调查经验。


匈牙利调查记者Tamás Bodoky是当地网站Atlatszo.hu的编辑。Atlatszo是一个非政府的监督机构和调查新闻中心,其使命是推动匈牙利的透明度和信息自由。除调查报告之外,Atlatszo(匈牙利语,意为“透明”)在接纳信息爆料者和定期提交信息自由请求方面亦享有良好声誉。如果遇到请求被拒绝的情况,该机构还会将当局告上法庭。

magyar-leaksAtlatszo.hu网站运营着基于洋葱路由器(译注:实现匿名通信的自由软件)的匿名爆料平台Magyarleaks,以及一个供公众使用的信息请求生成器Kimittud。过去三年里,匈牙利民众通过Kimittud提交了5000多项请求。Atlatszo.hu还为其他NGO和独立媒体提供博客平台。在过去五年,Atlatszo.hu收获了不少著名的奖项

包括之前在Index.hu和Magyar Narancs的工作,Bodoky的记者生涯至今已有20年,并且获得过不少杰出记者奖项。

盗贼侦探

在他职业生涯中,Bodoky报道过的大事件之一,是2006年布达佩斯示威和骚乱期间的警察暴力执法。在另一次大规模调查中,他追踪了匈牙利国有电力公司数百万欧元的去向——这笔巨款是被在卢森堡、巴拿马和开曼群岛注册的离岸公司挪走的。Atlatszo.hu还是首家曝光总理Viktor Orban转移公款到他家乡Felcsut的媒体,以及报道过由执政党领导的市政当局有意让总理女婿持股公司中标的丑闻。与政府在法庭上的较量中,由于当局没能依法提交公开信息,Atlatszo赢了数十起诉讼。

Bodoky最近针对匈牙利对欧盟资金的欺诈性使用进行了调查。Atlatszo.hu的记者利用爬虫程序,从无法被搜索的欧盟资助项目政府数据库中抓取数据,在地图上进行可视化。地图提供的大量信息显示,欧盟资金被用于许多低质量、不必要甚至不存在的项目。随后,Atlatszo.hu的无人机团队对这些项目展开了拍摄行动,记者也开始着手调查。一些报道甚至引起了欧盟反欺诈机构涉入调查。

mapQ:您是怎么对调查感兴趣的?

Tamás Bodoky:我最早是做科技报道的。但我很快意识到政治腐败在匈牙利是一个巨大的问题,而且读者期待记者可以曝光这些不法行为。乔治·奥威尔说过:“发表别人不想公布的事情才叫新闻,其他的都是公关。”我非常认同这句话。

tamas-bodoky-2-336x336

记者Tamás Bodoky

90年代中期我刚入行的时候,匈牙利媒体行业有不少公关而鲜有真正的新闻报道。我开始着手调查由读者提供的一些揭密和报料,与争取曝光的举报者见面。我发表的第一个调查系列,是关于一家私人公司通过非常可疑和不必要的IT类项目从国企牟利的故事。

我也开始写一些关于滥用国家研发补助的文章。在了解到这个体制是如何运作之后(匈牙利最典型的腐败现象,是腐败企业和个人利用政治关系染指纳税人的钱),我便越来越投入到反贪报道之中。腐败问题在匈牙利是如此泛滥,以至于你发表的每一篇成功报道都会带来新的揭密、报料和故事想法,其中不乏值得调查的事件。

Q:您认为现在媒体最大的潜在或被忽视问题是什么?作为记者,这一领域有什么应该被揭露或报道呢?

Tamás Bodoky:在匈牙利,最大的潜在问题绝对是媒体所有权和政治的影响。过去十年里,自从大多外国媒体投资者从匈牙利撤资后,不少媒体机构就被其他行业的企业或个人收购经营,而这些所有者与政党以及政商精英有着密切的联系 。

媒体所有权常常是不透明的。记者每天都遭遇内部审查:他们得避免报道“敏感”话题,比如涉及广告商、政治赞助者或老板盟友的故事。自2010年起,政府就不断侵占媒体空间和“驯化”媒体:他们利用国家资源以及与执政党关系密切的企业,来打造一个有利于政府的媒体环境。亲政府媒体正积极抹黑持批评立场的媒体人和媒体机构。

政府再也不尊重自由媒体的独立性,他们希望营造一个可控制的媒体环境,这样他们的恶行便可得以隐藏。由于市场规模小和媒体市场的低盈利性,在匈牙利报道有争议的话题并没有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来支持。这让整个媒体生态系统在政治和商业影响面前变得十分脆弱。

Q:总的来说,新闻媒体有哪些积极的发展?个人、组织或者运动,这里有哪些正在改变吗?

Tamás Bodoky:尽管有许多负面趋势,匈牙利的调查新闻还是处于一个上升期。相比10或20年前,现在我们有更多的调查文章得以发表。这是因为互联网提供了发布以及传递给读者的可能性,而不是像无线电波或电台牌照那样为地方官员所控制。匈牙利大多数高质量的调查新闻都是通过Index.hu444.huHvg.hu这样的网站发布的。

在国际层面上,我看到很多在全球运营的调查性非营利机构。全球深度报道网(GIJN)在62个国家有138个成员机构,每年还会增加几十个新成员。政治和商业干预或国家审查对这些小型非营利机构影响较小,特别是在媒体自由受限制或被剥夺的国家。

gijn-members-map-768x328

GIJN的成员网络

加入国际记者网络的记者数目也在增加。这是十分有必要的,因为腐败已通过不透明的离岸公司跨越国境,形成跨境网络。

另一个积极的发展是数据新闻的日益普及,越来越多的记者参与到数据挖掘或大型数据项目中,这样可以发掘那些本难以获得的故事和联系。

Q:如果由您来主导这次采访,您会问自己什么问题?您的回答又是什么?

Tamás Bodoky:我的问题是,我们该如何支持匈牙利的调查新闻呢?答案的一部分是“依靠公众”。我们非常自豪的是,Atlatszo.hu的资金来源有50%是众筹,这意味着读者愿意资助我们的监督工作。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一个NGO拥有的支持者越多,也意味着它越有正当理由接受国际机构捐赠,而不是获得国家或者政治赞助。

 

编译/梁晨昱

编辑/Ivan Zhai,梁思然

 


media-power-monitor-336x336

本文首发于Mediapowermonitor.com网站,深度网经授权编译。

 Mediapowermonitor.com是一个记者与研究人士的社区,关注报道独立新闻的状况以及媒体与权力之间的棘手关系。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GIJN 十问

GIJN 十问:从警察、调查记者到NGO负责人,对话韩国调查记者林宝英

林宝英的职业生涯从警察开始,在偶然的机会下转行为调查记者,现在又成为了普利策中心人工智能问责网络的负责人。她曾参与多个重磅调查,涉及韩国的学术造假、医疗设备监管等问题。在这篇访谈中,林宝英分享了她做调查报道的挑战、技巧,喜欢的工具以及曾犯过的错误等。

深度报道精选

深度报道精选:谷歌中国工程师杀妻案

全球深度报道网精选了1月几篇值得细味的深度报道,内容包括谷歌中国工程师杀妻案、火车司机的工作状况、中国钢琴销量断崖式下滑、江西新余火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