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报道亚洲 | 听美联社普利策奖得主聊调查心得

新晋普利策奖获得者,美联社记者Esther Htusan和Martha Mendoza将参与9月份举办的第二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探讨“揭露现代人口贩卖与奴役”(Exposing Human Trafficking & Slavery),分享调查心得。

AP Team

美联社《血汗海鲜》报道团队四人合照(从左往右Martha Mendoza, Robin McDowell, Esther Htusan和Margie Mason在George Polk奖宴会上,2016/4/8, 美联社照片/Richard Drew)

Esther Htusan: 女性能做调查者、领导者

Esther Htusan

29岁的Esther Htusan生于缅甸东北部的意欲独立的克钦族自治邦(Kachin State),她在儿童时代就见证了缅甸内战,促使她很早下决心成为记者、披露 “未知且重要的信息” 。

八年前,Htusan离开克钦,去首都仰光进修英语和政治学课程,同时兼做外媒记者翻译。三年前,她成了一名记者。做《血汗海鲜》调查前,她用两年时间深入调查缅甸西部的穆斯林罗兴亚人族群,发现政府以除掉极端穆斯林隐患之名打压甚至驱逐罗兴亚人,许多人因迫害而流亡他乡。

Htusan多年来因女性和克钦族身份遭遇偏见和歧视,但她选择顽强抵御、追寻新闻理想。“正因为生活给予了缅甸女性诸多苦难,她们在身体和精神上比其他国家的女性更加坚强。” Htusan在访问中说,“但所有女性都有力量。我们能在不同领域、不同环境中做到最好。我们能够成为领导者。”

 

Martha Mendoza: 公开信息是调查利器

今年二度获得普利策奖的Martha Mendoza,童年时期随美国和平队任职的父亲辗转印度、索马里和尼泊尔等国。后来,父亲成为公共辩护律师,她常一边听父亲辩论,一边飞快记笔记,这让她关注国际问题,“很快适应记者的工作节奏”。

martha-mendoza她的首个普利策奖获奖报道,就是战争调查。1999年Mendoza和她的美联社同事发表报道《老根里路桥——朝鲜战争中的秘密屠杀事件》(Bridge at No Gun Ri—the Chilling Story of a Secret Massacre during the Korean War),揭露朝鲜战争期间美军屠杀韩国老根里村约三百多个难民的真相。

Martha和同事在国家档案馆找到了当年军队开枪指令的记录,辅以老兵作为人证。克林顿政府因此被迫承认屠杀,并代表军队表示悔意。

“真相就在档案中。”在一次关于政府公开信息的TEDx演讲中,Mendoza分享了此次报道的经历,笑称自己应该是“骚扰”政府要求取得公开资料最频繁的人,记者的角色就是让掌权者对其承诺负责,而新闻的角色是作为社会的“看门狗”,帮普通民众监督掌权者。她认为,民众也该做个有心人,珍惜《信息自由法案》保障的权利,学会善用公开的政务信息,参与社区管理和监督。

想聆听普利策获奖记者的会议分享?你还可点击此处报名参会,或关注深度君的实时报道。

编译/梁思然
编辑/周炜乐,王一苇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深度报道技巧

凤凰周刊王焕熔:后方操作灾难报道的“快”与“限”

2023年底,甘肃兰州发生地震,“冷杉RECORD”发布报道《零下12度,困于甘肃震中的20个小时》。这篇灾难报道由记者团队全程在后方操作,通过对受灾群众个体的采访,详细呈现了震区情况和受灾群众的状态。编辑王焕熔在这篇文章中分享了这篇稿件诞生的过程和灾难报道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