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追逐硝烟下的真相:靠防弹背心不如靠“神明”

追逐真相是记者的使命,但在某些地区,这样做却可能意味着付出生命的代价。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2016年全球殉职的记者里,一半以上是在叙利亚、也门或伊拉克等地的战火中遇害。最近,阿拉伯调查新闻记者协会(ARIJ)对伊拉克战地记者处境的一份调查,揭示了伊拉克当地媒体与外媒之间在保护记者方面的巨大差距。缺乏充足精良的装备、报道战争的经验以及相关职业安全培训,是记者殒命沙场的主要原因。

装备简陋,信息匮乏

根据伊拉克记者辛迪加(Iraqi Journalists Syndicate)和记者自由观察(Journalist Freedoms Observatory)的数据,自2014年ISIS占领摩苏尔起,已有13名伊拉克记者丧生,44名受伤。同时,因为有更好的安全装备与更专业的安全技能培训,500名驻伊外国记者的死亡数字为零。

外媒提供给自家记者的背心,价格通常在700到1200美元不等。与国际同行相比,伊拉克新闻机构的记者所用的防弹背心价格便宜、做工简陋、极易穿透。以私人卫星频道Alforat为例,该频道有12个战地记者被派驻在伊拉克不同战区,却只能提供四件防弹背心。因为资金紧张,其中两件还是90美元的便宜货。

这些不足以保障安全的背心又厚又沉,对行动造成极大限制与不便,有的还存在破损。因此,相对于依赖背心的保护,很多记者索性转向祈求“神佑”,不穿背心上阵。

除了安全装备的不足,伊拉克多数新闻机构也未能为记者提供足够的战场信息,以帮助记者深入了解他们报道区域,做好充足准备。以上提到的Alforat频道,在购买前线军事情报上的花费早先从85美元削减到50美元,现在甚至低至35美元。

在2011年美军尚未撤离伊拉克的时期,美军部队里的伊拉克记者会从美军那儿得到有关战场的注意事项指导,内容包括提醒记者战场上的风险,指示记者如何在一场交火中撤离到指定的安全区域。然而在与ISIS的战争中,军队和记者之间没有任何书面协议的约束,记者也就无从在战前得到足够指导。

“隐形敲诈”式合同,无技能测试或基本安全培训

一名曾为伊拉克某卫星频道工作的记者展示了该频道的劳工合同。合同中的一条主要条件,就是要求应聘者在签署合同后马上前往战争现场报道。合同中并无提到是否会提供前期培训,以使应聘者具备作为战地记者的资格。该频道还要求记者签署一份声明,表示签署者将放弃与战地记者一职相关的法律权利或经济保险,并且逐条详细地“撇清”了频道对记者参与任何报道活动所本应承担的责任。

Journalist Freedoms Observatory总监Ziyad Al Ajili称这样的雇用政策是“隐形敲诈”。在新闻行业规范中,战地记者被送去冲突地区前必须要做好充分准备,而现有的雇用程序严重违反了有关规范。

在一些机构里,记者甚至没有与其供职的机构签订合同,而只是接受了“行政招募”(administrative recruitment)。

根据伊拉克新闻自由倡议联合会的一项研究,伊拉克媒体都不会为记者进行冲突报道的培训或提供任何支持,记者也往往不清楚自己有何保险。只有少数记者在就职前接受过技能测试。没有任何战地报道经验或能力不足的记者也会被聘用,并被“赤手空拳”地送到前线。

此外,除了新闻机构的疏忽,记者对自身安全并非全无责任。一些缺乏经验的记者为了获得更生动的影像,会不惜忽视一些安全指示和协议,脱离预定计划,跟随士兵进入危险地带而不幸遇险。

新闻媒体该如何保障记者安全,国际上虽无绝对性的规定,但国际新闻安全研究所(International News Safety Institute)的培训师Joel Whittaker表示,媒体应该平等对待所有需要被派遣到恶劣环境进行报道活动的人——包括记者、翻译、司机、摄影师等,要为他们提供保险、医疗和个人防护设备。并且,保险公司和媒体机构必须对这些人员进行应对恶劣环境的相关技能培训。“驻伊的美英两国军队都会为随队媒体人员提供这些服务。”Whittaker称。

过去三年里,伊拉克全国记者工会组织了15场涉及不同技能的工作坊,并计划今年在巴格达等地区开展更多培训活动。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场是专门针对战地记者的。

面对种种质疑,伊拉克记者辛迪加主席Al Lami回应称,他们已对300多名记者进行战争报道培训,但他拒绝提供接受过培训的记者名单,或告知培训在哪里举办。而伊拉克全国记者工会主席却表示,作为伊拉克国内最大的新闻机构之一,其供职的Al Mada就没有一个记者听说或接受过辛迪加所谓的培训。

Al Lami还将记者未得足够安全保障的责任推给了国家的经济状况,“伊拉克的经济状况不允许新闻媒体为记者提供防弹背心和头盔”。并且称,调查记者因报道而伤亡的真相“也不是辛迪加的责任”。

 

点击此处可阅读ARIJ的调查英文全文。

 

编译/梁思然

编辑/Ivan Zhai

 

相关阅读:

逆风生长——阿拉伯调查性报道的前世今生

力排众难,勇往直前——2016阿拉伯调查报道奖获奖作品出炉

 


该调查由ARIJ资助完成,首发于ARIJ网站,深度网或授权编译。Mustafa Sa’adoun是Al Monitor频道的一名记者,同时也是伊拉克人权观察(Iraqi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的创始人及总监。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GIJN 十问

GIJN 十问:从警察、调查记者到NGO负责人,对话韩国调查记者林宝英

林宝英的职业生涯从警察开始,在偶然的机会下转行为调查记者,现在又成为了普利策中心人工智能问责网络的负责人。她曾参与多个重磅调查,涉及韩国的学术造假、医疗设备监管等问题。在这篇访谈中,林宝英分享了她做调查报道的挑战、技巧,喜欢的工具以及曾犯过的错误等。

深度报道精选

深度报道精选:谷歌中国工程师杀妻案

全球深度报道网精选了1月几篇值得细味的深度报道,内容包括谷歌中国工程师杀妻案、火车司机的工作状况、中国钢琴销量断崖式下滑、江西新余火灾等。

GIJC23 全球深度报道大会

如何报道女性杀戮?

在报道因性别原因蓄意杀害女性的事件时,媒体常常过分集中于惊悚和血腥的细节,或仅仅展示冷冰冰的数据。在 #GIJC23 上,五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分享了报道女性杀戮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