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这个由建筑师创办的机构,用最前沿的技术赋能调查报道

English

「法证建筑学」的团队正在进行 3D 建模。图片:法证建筑学

今年3月,当新冠疫情的毁灭性暴露无遗的时候,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宣布了在表面上看来是为了遏制病毒的传播的措施。

为了减少社交接触,他关闭了法院;为了追踪被感染者的活动,他授权追踪手机数据。然而,尽管这两项措施可能确实对疫情防控有好处,但前者将内塔尼亚胡被控腐败的案件推迟了10周审理,而后者则使以色列国内安全局(Internal Security Agency)将一个早已存在但却秘密的监控项目合法化。

人权研究组织「法证建筑学」(Forensic Architecture)的创始人兼总监埃亚尔·魏茨曼(Eyal Weizman)对全球深度报道网表示:「以色列的疫情是一种烟幕,右翼政府的势力正在背后抬头。」在世界其他地方,很多政府也声称要「遵循科学」,因为他们颁布了因疫情而限制公民自由的措施,但往往没有公布这些决定的科学依据。

尽管魏茨曼没有评判目前各项措施,但他还是对这一切背后的逻辑感到愤怒:「当你把某项科学发现或科学数据变成一个指导方针或政策决定时,就要加上意识形态的滤镜了,『纯粹的科学』是不存在的。」

「法证建筑学」认为,民间社会应该有信心将科学作为一种手段来塑造公共讨论和政策。通过使用司法鉴定的调查方法(其中许多方法在历史上一直是执法部门的专利),「法证建筑学」能够重新获得一些通常会被执政当局垄断的合法性。这也使得他们对叙利亚空袭以色列的土地所有权阿根廷的环境破坏以及墨西哥的失踪等官方说法产生了令人信服的质疑。

从建筑师到行动者

大约20年前,在建筑领域很少有人会把向政府问责视为自己的使命。但是出生在以色列海法,在伦敦建筑协会(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in London)接受教育的魏茨曼,在研究以色列占领区的城市规划可能侵犯人权的时候,很早就意识到了建筑的政治潜力。2002年,以色列联合建筑师协会(Israeli Association of United Architects)取消了他参与的定居点展览,让他进一步确认了自己的观点——建筑师在社会中可以发挥更广泛而重要的作用,尽管有时会引起争议。

「法证建筑学」的创始人和总监埃亚尔·魏茨曼

他决定不单单要做一名建筑师,更要「骇进建筑的源代码」,利用开发新的工具来阐明政治和社会问题。

魏茨曼在2010年创立了「法证建筑学」,将这一理念付诸实践。在律师迈克尔·斯法德(Michael Sfard)委托的第一个项目中,他使用3D 图像展示了以色列修建隔离墙的计划会对巴勒斯坦村庄 Battir 产生的负面影响,这些证据支持了由斯法德提起诉讼并的最终获得胜诉。

「法证建筑学」的最新项目于6月发表,重新审视了英国警方对马克·杜根(Mark Duggan)的有争议的谋杀,这起事件在2011年引发了英国几个城市的抗议和骚乱。这项调查是由杜根家族的律师委托进行的,这项由杜根家族律师委托的调查,质疑了官方对这一事件的描述,并引发了英国关于警暴行为的持续辩论。

「法证建筑学」公布的近60项调查,涵盖了18个国家的事件。尽管一些项目,比如前文提到的 Battir项目,已经取得了切实的成果,但是魏茨曼说,引发一场辩论并向当局施加压力,这本身就是一场胜利。

为了给每个项目提供尽可能广泛的受众,「法证建筑学」不仅在官网上公布自己的发现,还与媒体合作,包括 Bellingcat 和 BBC Africa,还有博物馆。其中一个展览于2017年在德国卡塞尔举行,展品展示了德国黑森州一名情报官员的证词不符合实际——该名官员声称没有目睹2006年新纳粹分子的杀戮,尽管他当时在犯罪现场。这次展览重新引起了人们对该案件的关注,并迫使德国当局做出回应。

但是,不仅仅是引发公众讨论,「法证建筑学」的目标是开发可以被其他人复制的新工具。「我们不是一个调查机构,我们就像一个开发新调查技术的实验室,」魏茨曼说:「一旦我们开发的技术变得主流,我们就要在研发上继续推进。」

是否做一个项目,取决于它们本身可以带来的价值,也取决于其中能有多少创新。该机构副主任克里斯蒂娜·瓦尔维亚(Christina Varvia)表示:「我们接手的每一个新项目,都试图在在其中找出新的技术创新点。」

「法证建筑学」最初的项目需要使用卫星地图和地面测量来开发3D建模。从那时起,它已经超越了建筑实践中最常见的技术,会用到数据挖掘、软件开发、机器学习和音频分析等工具来调查事件。

有些方法特别具有创新性。为了调查东非国家布隆迪被怀疑用作秘密拘留中心的一栋房子,「法证建筑学」重建了建筑内部的数字模型,随后又采访了目击者,利用这个模型帮助他们回忆自己的经历。

正在进行的空间调查的「法证建筑学」记者。图片来源:法证建筑学

另一个项目中,「法证建筑学」通过采访以前的被拘留者,大致重建了靠近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 Saydnaya 监狱内部模型。被拘留者的叙述构成了监狱虚拟模型的基础,这反过来又唤起了更多关于酷刑和虐待的记忆。

「这些模型成为另一种形式的证词,因为它们是根据证人口述制作的。」瓦尔维亚说,可能需要更敏感的对待创伤才会在记忆中发现这些内容。

跨界合作赋能调查报道

「法证建筑学」在伦敦南部的总部。图片来源:法证建筑学

调查记者肯定会密切关注「法证建筑学」的工作,许多人称赞它对调查领域的创新贡献。

美联社的全球调查编辑罗恩·尼克松(Ron Nixon)对 GIJN 表示:「越将这些技术融入我们的新闻调查工作中,效果就越好。」尼克松没有与魏茨曼的机构合作,但他称布隆迪的调查「非常精彩」,并补充说:「如果我们自己不这样做,我们可以与法证建筑学这样的组织合作。」

《纽约时报》视觉调查部高级制片人马拉奇·布朗(Malachy Browne)表达了同样看法。迄今为止,布朗已经在两个项目上与「法证建筑学」进行了合作,他说,该研究小组的工作帮助了他的团队,他说:「法医建筑学是利用先进技术收集证据、分析证据并在时间和空间上重建事件的先驱。」

目前,「法证建筑学」的团队有20多人,包括建筑师、软件开发人员、电影制作人、调查记者、艺术家和律师。它位于伦敦大学金匠学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魏茨曼是该校空间和视觉文化教授,但它独立运作。

它有各种各样的资金来源,但它最大的捐助者是欧洲研究理事会(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该理事会将在五年内提供200万欧元(约合220万美元)的赠款。一些人权组织通过小额赠款提供进一步的资助,该机构也通过委托调查获得针对具体项目的资金(其中一些调查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而另一些则需要几年的时间)。

最后,一些收入也来自艺术和文化机构的作品展览和购买。

毫无意外,「法证建筑学」的工作也招致了来自政府高层的指责,从德国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到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最近的一次是在今年2月,美国撤销了魏茨曼的签证,原因是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一个算法识别出了与他有关的一个未具体说明的安全威胁。撤销签证被广泛认为是为了报复「法证建筑学」。魏茨曼表示,该团队的其他成员也被禁止访问某些国家。

除了这些行动,魏茨曼认为有理由担心一些政府可能会利用新冠疫情来强化管控。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不断构思新的方式来核验所谓的正统叙事。


Olivier Holmey 是一位居住在伦敦的法裔英国记者和翻译家。他的作品发表在《泰晤士报》、《独立报》、《私家侦探》、《新闻实验室》、《非洲报告》和《青年非洲》等出版物上。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GIJN 十问

GIJN 十问:从警察、调查记者到NGO负责人,对话韩国调查记者林宝英

林宝英的职业生涯从警察开始,在偶然的机会下转行为调查记者,现在又成为了普利策中心人工智能问责网络的负责人。她曾参与多个重磅调查,涉及韩国的学术造假、医疗设备监管等问题。在这篇访谈中,林宝英分享了她做调查报道的挑战、技巧,喜欢的工具以及曾犯过的错误等。

深度报道精选

深度报道精选:谷歌中国工程师杀妻案

全球深度报道网精选了1月几篇值得细味的深度报道,内容包括谷歌中国工程师杀妻案、火车司机的工作状况、中国钢琴销量断崖式下滑、江西新余火灾等。

GIJC23 全球深度报道大会

如何报道女性杀戮?

在报道因性别原因蓄意杀害女性的事件时,媒体常常过分集中于惊悚和血腥的细节,或仅仅展示冷冰冰的数据。在 #GIJC23 上,五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分享了报道女性杀戮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