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主题

订阅期刊太贵?以下是记者免费取用学术文章的八个方法

图:Shutterstock

本篇文章概述了记者免费取用学术研究成果的不同方法,最早于2018年9月发布,近期更新了新的资讯。文章原由“记者资源”发表,全球深度报道网(GIJN)获授权转载。

在“记者资源”(The Journalist’s Resource,是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肖恩斯坦媒体、政治和公共政策中心的项目),我们都是学术研究的“粉丝”,特别是那些经过同行评审的研究报告和论文。我们清楚知道从事新闻工作时,特别是在公共政策议题相关报道、事实核查上,学术研究是最有价值的工具之一。

不幸的是,记者要获取在学术期刊上发表的研究成果,往往十分困难。不少期刊会将学者们的研究成果置于付费墙之后,订阅费用对新闻机构和个人记者来说是过于沉重的负担。例如,美国国家科学院(NAS)官方学术期刊《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的一年订阅费用超过200美元,而且限于一位订阅者个人使用。要知道,全球各地的学术期刊还有数以千计。

这可难不倒足智多谋的记者们。以下,是免费获取学术研究资讯的八个方法:

一、去图书馆

公共图书馆经常会订阅学术期刊。任何人只要有一张图书证,就可以在图书馆阅览这些期刊。对于忙录的新闻工作者来说,好消息是一些图书馆还容许用户从任何地方登入网络数据库,阅读经过同行评审的研究。

在美国,学院和大学都会提供线上通道,让公众访问他们收藏于学术图书馆的期刊。其中,州立大学的图书馆一般会对公众开放。私立机构的图书馆,则会向校友提供访问权限。

二、请求学术期刊提供免费账号

许多知名期刊会为记者提供免费的访问权限,尽管这些免费账户可能只提供予报道特定新闻议题、跑个别条线的记者。例如,美国经济学会(AEA)容许新闻媒体专业人士访问他们的全部八份期刊,包括《美国经济评论》(AER)。你可以通过学会官方网站的新闻页面申请账户。

“我猜,这不是很多人知道的事情,但我们想要广传这个信息。”美国经济学会的网络编辑 Chris Fleisher 表示:“我们希望记者知道,如果他们有需要,可以访问我们的期刊。”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期刊会向记者分享限制版本的学术文章,从而提醒记者他们感兴趣的议题有新的研究出炉。假如你有兴趣了解更多信息,不妨联系各家期刊出版社。

三、搜寻“开放取用”的期刊和平台

愈来愈多学术期刊转向“开放取用”(open access,或谓:OA),即向公众免费开放线上内容。请注意!虽然有许多高质量的 OA 出版物,但也有一些在研究、发表和出版过程中存在学术不道德行为的。

要搜寻信誉良好的 OA 出版物,“开放取用期刊目录”(DOAJ)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来源。至于顶尖的 OA 期刊例子,要数 PLOS One(全球首份跨学科的 OA 期刊)和 BMC Biology。

另外,一些线上平台容许公众免费获取研究成果,Unpaywall.org 是其中之一。这是一个包含近4800万篇 OA 学术文章的免费数据库。

四、查一下“Google 学术搜寻”

Google 学术搜寻”(Google Scholar)可以对各种来源的学术研究进行搜寻索引,一般会在搜寻结果中提供学术文章的 PDF 文档。不过,这些 PDF 文档有时候是文章的较早期版本,包括未曾发表、甚至未经同行评审的草稿。

对于新闻报道来说,这些较早期版本的文章可能也有帮助。不过,报道这些研究成果之前,先联络文章作者十分重要。毕竟,尚未完成的工作论文所强调的研究结果都是初步的,跟在学术期刊上发表的最终版本可能存在极大差异。(若想深入理解工作论文和学术论文的差异,可以阅读我们的这篇解释文章。)

五、安装浏览器扩展

不少浏览器扩展功能可以帮助你查找网络上的免费学术文章。例如,Unpaywall 的浏览器插件可以从全球超过5万份期刊和 OA 存诸库收集内容。

另外,据 Open Access Button 的网站称,它的浏览器插件可以搜索数以百万计的文章,涵盖“世界上所有聚合储存库、混合文章、OA 期刊,以至作者的个人网页”等各种来源。它还具备一个功能——假如未能找到你搜寻的文章之免费版本,它会联系文章作者,请求他们把文章分享到 OA 存诸库。

六、直接联络从事这项研究的人员

如果你发现对一篇学术文章感到兴趣,但只能阅读文章的线上摘要,不妨向作者打电话或发送电邮,请求获得文章的完整版本。期刊上的文章摘要,一般都会附注作者的联络信息,或者至少写有通讯作者的电邮地址。

研究人员通常乐意跟记者分享他们的学术成果。假如学者分享的是尚未正式发表的学术文章,请务必查询这个版本跟已发表版本的一致程度,包括研究结果是否相同。

另一个选项——研究人员经常会在个人网站上,贴出他们的学术研究的连结;此外,为学院和大学工作的研究人员,倾向在学院网页上罗列他们发表过的学术文章。

七、联络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媒体关系办公室

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媒体关系办公室,可以协助你找到机构研究人员撰写的学术文章,还可以帮助你联系作者。

这种途径存在一个缺点——虽然媒体关系办公室都清楚新闻媒体面临的截稿时间压力,但它们通常在同一时间忙于帮助许多记者。比较快捷和容易的方法,是直接联络作者,再找媒体关系办公室的职员帮忙催促他们回复。假如你在寻求作者回复上遇到困难,媒体关系办公室的职员通常乐意帮忙督促作者给出回应。

大学也会发布新闻稿,宣传学院和研究中心所做的新研究。你可以向媒体关系办公室查询,如何就你跑的新闻条线获得研究消息通知。

八、订阅学术研究促进机构的新闻信

要从一大堆研究机构当中获取学术研究的最新消息,一个快捷方法是订阅 Futurity、EurekAlert! 等机构的新闻信。

Futurity 是47家大学的合作伙伴,这些大学遍布于美国、加拿大、欧洲、亚洲和澳大利亚。它重点介绍四个议题领域的学者研究成果,分别是文化、健康、环境和科学。

EurekAlert! 则是由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运营的新闻发布平台,承载来自高等教育机构、医疗中心、政府机关、学术期刊出版商、企业,以至涉猎不同研究领域的团体的新闻稿。


Denise-Marie Ordway 曾为美国和中美洲多份报章和广播电台担任记者,至2015年加入“记者资源”( The Journalist’s Resource)。她的作品曾出现在《今日美国》(USA TODAY)、《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和《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她是2013年普利策奖的最终入围者,也是2014-15年度哈佛尼曼学者。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深度报道技巧

如何报道抽象的不平等议题?数据可视化、无人机相片帮到你

关于贫富差距的数据往往非常抽象,“基尼系数”的大小很难让人对这种差距产生真实的认知。因此,需要用其他方法来呈现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现象。在这篇文章中,我们采访了世界各地的记者,看看他们怎么用数据可视化、无人机拍照等方法来揭示不平等。

深度报道技巧

当政治极化愈演愈烈,媒体应该如何报道美国大选?

一项研究显示,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都有四分之一的人支持对另一党有害的政策,即便这些政策也会对国家造成伤害。当这种极化情绪愈演愈烈时,记者应该如何报道美国大选?通过采访记者以及研究受众参与的编辑,全球深度报道网找出十几种记者可以使用的技术,来增加不同观点受众「接触」事实的机会。

深度报道技巧

《第一财经》是如何报道新冠疫情的?

《第一财经》是国内首家报道武汉发生新冠疫情的媒体,在此次疫情报道中,也以深入浅出的解释性报道和扎实的调查深入人心。当遇到新冠疫情这样大事件时,后方编辑和前线记者要如何配合?可以从哪些角度切入事件和策划专题?当好报道刊出后,新媒体运营又可以如何配合?针对这些问题,腾讯传媒研究院采访了《第一财经》的核心采编团队。

GIJC 侧记 GIJC23

#GIJC23 侧记:危险者的聚会

“如果把这两千多个人都消灭了,全世界的独裁者应该会睡个好觉。”在 GIJC23 现场,我们一直开这样的“地狱玩笑”,却又如同另类的集体心理诊疗。自由作者邹思聪在这篇侧记中讲述了三位俄罗斯流亡记者的故事——他们虽然再也无法回国,却在异乡坚持报道、建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