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北青报总编:深度报道如何突破?定目标、找路径、紧扣事实

从自闭症少年雷文峰到山东“刺死辱母者”于欢,近期一系列揭露社会痼疾的深度报道引发了广泛的舆论关注,促使官方采取行动,也让公众和业界重新开始探讨深度报道的价值。深度网经授权转载RUC新闻坊(微信ID:rendaxinwenxi)对《北京青年报》总编辑余海波的专访,看他如何定义深度报道,以及对做出突破性的深度报道有何心得。

原文:《北青报余海波:深度报道的关键在于突破 | 媒体人说》


1.如何定义深度报道与新闻价值

我们很难构造一个具体量化的标准或模型去定义深度报道,但通常而言,深度报道主要是基于事件和人物,尤其是基于社会事件的报道。

“深度”二字的内涵在于,首先,报道展开的事实足够长,对事实掘进得足够深;其次,报道在舆论场有影响力,如同一颗石子扔进水里,激起的涟漪比别人要大要深得多。

新闻学课堂上说的新闻价值是指新闻的显著性、重要性、接近性等等,这些概念在实战中有时不是那么容易把握。在实际操作中,新闻是新近发生的巨大变化,新闻价值的大小与事实变化的落差正相关。

文科生比较喜欢概念化的东西,但我更喜欢数据化的语言。一个新闻事件积累的“W”最多,就最有价值。新闻事件发生之后,公众都展现出很多疑虑,不停地发问,那么这是一件有新闻价值的事。如果这件事能被一眼看到头,就没有什么价值。

案例:3月17日,北京市出台楼市新政。媒体如果要做报道,一定会这么思考:这个政策的核心是什么?跟以前的政策相比有什么变化?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会造成市场上什么样的变化?它的具体细节是什么?为什么出台这个政策?报道一定会呈现这几个问题,这就是楼市新政的新闻价值。

新闻价值的另一方面在于新闻事件的影响力。有价值的新闻事件一定能够激起、影响、改变某些事。激起,就是事件本身突然带来热度,比如突然在各个社交媒体刷屏。影响,就是扩展一件事的舆论卷入规模,在短时间内让更多的人了解一件事。改变,就是改变原有的意见走向,改变受众对某件事的原有认知。真正好的深度报道一定是三者之间的重叠。

2.深度报道的关键在于突破

深度报道的操作流程并不特殊,也是选题+突破+采访+文本+传播。其中最重要、最关键的就是突破。

记者想要突破,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突破目标。

案例:2012年7月13日,北青报刊发《蓟县大火网传“百人名单”调查》。天津蓟县莱德商厦突然起火后,民间流传着一份宣称死亡人数远高于官方认证人数的“百人名单”。派去事发现场的记者满羿深入各个村子,进行打听,最后破除了谣言。满羿共花了5天时间,深入20多个村子,最远到离蓟县180公里大港油田,利用种种方式证实证伪,发现100人名单里面有重复统计的现象。

如果在蓟县大火后做一期深度报道,记者的目标是什么?就是“死亡人数到底有多少,真相是什么”。我们借助了“百人名单”这个公众最关心的点,但记者首先要探寻的,一定是事实本身。

第二件事是寻找路径。路径就是采访时的突破路线图

案例:2015年7月,一个自称“释正义”的人举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有两个私生女,其中一个还是与少林慈幼院院长释延洁所生。负责调查此事的北京青年报记者去安徽走访了释永信的老家,老家的邻居证实,其中的一个所谓“私生女”是释永信的侄女。记者在河南商丘找到了另一个突破口,人证物证显示,释延洁2004年就做了子宫切除手术,不可能怀孕。在北大找到的证据也显示,举报信中所称释延洁“生子”的时间,她其实正在北大进修。所谓与释延洁所生的这个“私生女”也不存在。

记者在多地进行采访,找到了这些证据,真相也就浮出了水面。没有证据,核心事实的拼图就无法完成。采访时的关键人、事就是突破路径,路径就是要完成呈现核心事实的必要充分条件。

这几年舆论多次反转的现象越来越多,作为专业的媒体人,新闻的核心事实容不得半点错误。

3.怎样做好深度报道?

做深度报道,首先需要慢慢积累,加深对时事、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二十多岁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做好深度报道难度很大。第二,要拼尽一切去突破。在新闻的时效性和深度上,记者始终面临着与同行的竞争。第三,深度报道的文本不必花哨,要着重于陈述事实、评估事实。最后一点,控制你的情绪。所有新闻事件过去之后,能经得起反复审视的,只有事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单独的个体,记者的情绪不一定能代表采访对象,不一定能符合原生事实,不一定能说服受众。事实上,受众最关心的也只是事实。

写新闻不是写散文,写新闻也不是写美文。用最简单、最简短的话去呈现事实,传播事实,就够了。

 

Q&A   

Q您如何看待自媒体?最近有篇文章叫《别被自媒体的情绪牵着走》,说自媒体容易情绪泛滥,我们专业媒体是不是也要注意避免过多的情绪?

余海波:情绪是事实的天敌。在人生的任何阶段,我们都一定要克制情绪,做到平衡与客观。

最近舆论场出现了两个变化:第一,基于公共事务发声的自媒体,它们的持续生产能力出了问题。第二,自从自媒体出现之后,舆情反转的次数越来越多。这反映了大多数自媒体偏重商业利益,缺乏公共性。这样的形势对我们未来的新闻从业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媒体不能基于公共价值做出判断,对公共事务进行客观公允的报道,这个社会就会出问题。

Q腾讯等新媒体的生产效率非常高,而且它们的报道结合了视频、音频等等更加受读者喜欢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形势下,传统媒体应该怎么应对?2014年,网易、今日头条等媒体开始与各报社合作,面对这样的形势,《北京青年报》应该做什么?

余海波:当今媒体行业的悖论在于,今日头条、腾讯等网络媒体对传统媒体有致命的杀伤力;可是如果传统媒体死了,网络媒体没法依靠那些自媒体来生产高质量的内容。在真正严肃的新闻报道上,传统媒体有着自媒体无法企及的影响力。所以我们的新闻院系要培养更专业的人才,做更高质量的内容。同时我们也很乐意与网络媒体展开合作,让我们这些专业媒体人找到一个新的舞台。

不管新闻怎么变化,它的本质永远不变——无非是发现事实、记录事实、呈现事实、传播事实。融媒体、VR、算法之类的,都只是技术手段。

Q深度报道发在纸媒上和发在网媒有什么区别?网络媒体带来了碎片化阅读的趋势,会不会比纸质媒体缺少了一些本质的东西?

余海波:在网上搞深度报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深度报道一定要走向网络,因为我们所有的人都在网络生活中。纸媒总有一天要消亡,报纸这种载体要消亡,它们都有自己的命运。

现在传统媒体出现的问题不是采访和突破,不是内容,而是变现。一个在社会化大生产专业分工的年代里,每一个专业分工,都必须完成“生产-变现-获取再生产的原料”这样一个闭环。可是现在传统媒体的闭环被打破了,只能生产,无法变现。我们给网媒供稿,一篇稿子只能拿几块钱。

Q几十年以来舆论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高校的新闻学教育体系变化并不大。教育该怎么应对现在的媒体行业形势?经历了传统教育模式的新闻系学生走入工作岗位,会不会水土不服?

余海波:新闻学需要学术做得好的老师,他们对新闻传播的前沿理论有很多的思考,对社会关系、传播关系的变化机理有深刻的理解。我们也需要另外一种老师,他们能紧盯并跟随这个时代的变化。

20多年前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教新闻采写的赵老师请来他的一个同学给我们上课。后者当时是新华社的记者。他说自己刚进社实习的时候,一篇稿子写了两个版本,装在两边裤兜里。一边是按照人大新闻系标准写的,一边是按照新华社标准写的。他首先拿学院派稿子给带他的老师看。老师一看就说:“不错,采访不错,文字漂亮,但是……”一听到“但是”,他就从另一边兜里掏出新华社风格的稿子。老师立刻说:“嗯,这稿子比那稿子好多了。”

在学校里学会的东西,跟你工作后实战的东西可能不一样,建议新闻系学生要好好利用在媒体实习的机会。此外,不仅要会采会写,也要会玩微信公众号、会运营、会视频,所有新鲜的东西都尽力去尝试感知一下,这样你找工作时命中的概率就高得多。

 

 

撰稿/缪昕

编辑/程涵阁(RUC),梁思然(全球深度报道网)

 

相关阅读:

做调查,先懂行:《新京报》资深记者的报道心得

摄影记者陈杰:跑一线,突禁区,优秀调查是这样炼成的


 

余海波现为北京青年报社总编辑。曾任光明日报新闻报道策划部副主任、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副总编辑。自2012年6月起,担任北京青年报社党委副书记、总编辑。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深度报道技巧

凤凰周刊王焕熔:后方操作灾难报道的“快”与“限”

2023年底,甘肃兰州发生地震,“冷杉RECORD”发布报道《零下12度,困于甘肃震中的20个小时》。这篇灾难报道由记者团队全程在后方操作,通过对受灾群众个体的采访,详细呈现了震区情况和受灾群众的状态。编辑王焕熔在这篇文章中分享了这篇稿件诞生的过程和灾难报道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