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如何记录战争罪行,发挥追究责任和保护文明的力量?

其他语言

English

得奖摄影记者 Ron Haviv 在2023全球深度报道大会的“调查战争罪行”研讨会上发言。图:Edvin Lundqvist

从当前在乌克兰战场上被揭发的暴行,到波斯尼亚战争的刑事罪行审讯,都反映了新闻工作者的战争罪行调查工作是追究相关责任的关键。摄影记者在一瞬之间决定按下快门,拍下一帧记录残忍暴行的照片,有可能在日后成为战争法庭上的证据。记者在战争废墟中找到一名俄罗斯士兵丢弃的手机,有可能协助找出到底是谁下令非法驱逐和转移乌克兰儿童。

在第13届全球深度报道大会 #GIJC23 上,我们举办了一场主题为“调查战争罪行”的研讨会,主持人是巴尔干调查报导网络(BIRN BiH)行政总监兼编辑 Denis Džidić,讲者则包括 Slidstvo.Info(注:原本是一个反贪腐新闻平台,在俄军入侵乌克兰后转向调查报道战争罪行)的乌克兰记者 Yanina Korniienko、英国独立调查机构 Bellingcat 的数字调查员 Nick Waters(注:曾经就叙利亚、也门和乌克兰冲突进行调查)、Human Rights Watch 的战争罪行与侵犯人权问题调查员 Sophia Jones,以及 VII Foundation 创始人兼世界顶尖摄影记者 Ron Haviv(注:其新闻摄影作品曾经成为证实塞尔维亚战争罪行的证据)。

值得一提的是 Ron Haviv、Denis Džidić 和 Nick Waters 都参与撰写了全球深度报道网(GIJN)在上月初发表的《调查战争罪行指南》。这一份指南集合了十多位资深记者和专家的力量,就战争合法性、与冲突相关的性暴力、种族灭绝、强迫失踪、武器禁制和限制等主题选写文章。

Bellingcat 的 Nick Waters 强调,对于调查记者来说,熟悉国际人道法律,了解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非法的,了解哪些武器受到禁制、那些受到限制是至关重要的。“当你试图确认(某个人或实体)有否干犯非法暴行,你至少要理解相关的基本原则,这是十分重要的。”他说:“即便有如此多的法律,非常可怕、但完全合法的事情仍然有可能发生。”

图:Edvin Lundqvist

记者具备这些知识,才能发现关键的细微差别。例如,磷作为燃烧武器是合法的,但若在隧道内以其有毒烟雾杀死敌人,则应被视为非法使用化学武器。此外,熟知不同的武器装备——例如,某一款火箭的准确度、某一支部队使用哪一款火炮、某一款炮弹会以什么角度落下——可以为你提供关键信息,譬如揭示某一名指挥官是否发出了构成战争罪行的指令。Nick Waters 还分享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提示——在战区内,遇到任何未被爆炸品小组确认为安全的物件,千万不要触碰。正如他更直白地说:“不要捡东西。”

俄军入侵乌克兰以来,辨认那些干犯战争罪行的俄罗斯士兵和指挥官,成为了 Yanina Korniienko 及其团队的日常新闻工作。战争爆发一年半后,他们建立起了一套方法,可以在俄占城市得到解放后寻找战争罪行线索,方法步骤如下:

  1. 在城市得到解放之后,尽快展开实地调查报道;
  2. 实地搜集和记录证据,包括子弹、文件、照片、影片和其他物件;
  3. 找出可能犯下战争罪行的俄罗斯士兵,以及跟他们合作的人。社交媒体账户资料、数据库、开源调查等有可能提供非常详细的相关资讯;
  4. 采访战争罪行的目击证人,并且在百分百确定所有信源人士都安全之下,才发表相关消息和报道。

“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向世界展示,这场战争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战争’、所有俄军士兵都不想这样做,这种想法有多么值得商榷。当我们打开那些俄军士兵的社交媒体账户,可以见到他们多年来一直仇恨乌克兰。”Yanina Korniienko 表示。这可以证明,这场战争并非源于一个突如其来的决定,而源于俄政权长期以来在俄罗斯人民之间煽动针对乌克兰的仇恨。

Sophia Jones 谈到了开源调查之重要,建议在调查战争罪行时,应该像 Slidstvo.Info 的团队般结合开源调查和实地调查。此外,她建议记者们从头到尾熟读《伯克利数字开源调查规程》(注:这一部规程指南,明确了对涉嫌违反国际刑法、人权法和人道主义法的行为进行在线研究的国际标准。)在研讨会上,Sophia Jones 分享了以下五个基本技巧:

  1. 了解开源调查的基础知识;
  2. 熟习全新的工具和技术;
  3. 优先考虑自身心理健康,必要时休息一下;
  4. 建立起标准工作流程,记录你的调查所得,使用电子表格建立档案列表;
  5. 优先考虑归档工作流程,以更好地保存证据,最大限度地追究责任。

战场上收集到的许多证据,都会是视像证据。除了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拍下的照片,在犯罪行为发生后不久拍到的照片,也可以被用于战争罪行审判。Ron Haviv 表示:“照片即便是在战争罪行发生之后拍下的,依然有其力量。”他补充说,这一种力量还可以延伸到,冲突地区人民如何通过一些照片和图像去保留他们的记忆、身份认同和尊严,换句话说这些照片和图像如何成为了这些人民的生活和社会之一部分。

关于这一种力量的类似说法,也适用于所有参与记录战争罪行的新闻工作者。大多数战争罪犯的终极意图,就是消灭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机勃勃的文化,因此追寻战争期间发生的事情真相,在本质上就是一项建设和保护社会的行动。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GIJC 侧记 GIJC23

#GIJC23 侧记:危险者的聚会

“如果把这两千多个人都消灭了,全世界的独裁者应该会睡个好觉。”在 GIJC23 现场,我们一直开这样的“地狱玩笑”,却又如同另类的集体心理诊疗。自由作者邹思聪在这篇侧记中讲述了三位俄罗斯流亡记者的故事——他们虽然再也无法回国,却在异乡坚持报道、建立生活。

GIJC 侧记 GIJC23

#GIJC23 侧记:哪怕空间再小,也不要停止做事

在参会之前,于月想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哪些同行和我们一样处境艰难,又是怎样克服?在听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同行分享后,她觉得哪怕空间再小,也不要停止做事。

GIJC 侧记 GIJC23 全球深度报道大会

GIJC 侧记:残缺的数据,模糊的面孔,天秤倾斜的判决——从女性杀戮报道说起

如今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报道?在影响力如此受限的当下,我们究竟如何定义和看待“impact”?在报道杀戮女性的分享中,独立记者易小艾找到了部分答案:有些记录,若没有留下,真的会丢,若还有一些力气,就一起守住每一个留下记录的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