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明察暗访天津调料造假“基地”,新京报用报道促“打假”

1月16日,《新京报》刊发深度报道,揭露天津独流镇聚集众多调料造假作坊,利用回收的食材废料、工业用盐兑色素等大量生产假冒名牌调料,并销往全国。

去年11月底,《新京报》记者根据知情人的报料,进入有“北方调料造假中心”之称的独流镇进行调查。近两个月来,记者明察暗访,或跟随打假人员和刑警执法,或假冒调料商户与造假者洽谈生意,蹲点监视装货情况,细致全面地披露当地造假产业环环相护,行事灵活警惕等状况。

独流镇造假产业规模庞大,历史悠久。据《新京报》披露,当地聚集了45个造假家庭作坊,年产值过亿。被假冒的调料品牌包括王守义、海天、李锦记、太太乐、雀巢等家喻户晓的牌子。

%e5%81%87%e8%b0%83%e6%96%99

独流造假者给《新京报》记者送的假冒调料样品。来源:《新京报》

本周一首批报道发出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第一时间回应,责令天津市食品药品监管部门与天津市政府展开彻查整治。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也迅速作出批示,要求各相关部门组织清查行动。目前,相关部门的执法队伍正着手追查造假调料的流向、排查独流镇的各村落,并已控制了多名造假嫌疑人,查获了两百余箱假冒品牌醋。

报道揭露的造假手段令人咋舌。记者探访造假作坊发现,肮脏的塑料桶里装着用工业用盐、色素和食品添加剂勾兑自来水而制成的“酱油”,以及从瓜子加工企业回收得来的用以生产“王守义十三香”的食材废料。

以“调料商户”的身份,记者通过造假者了解到当地调料交易的“熟人圈子”。在此圈子里的交易者都有长期的联系,新批发户需要熟人引荐,每家作坊里的工人也都是各自的亲戚朋友,不会对外招工,以此保证隐蔽性。

报道还反映,当地造假者警惕性强,作坊地点分散,能够灵活流动。生产与装货时间不定,并有着严密的监控系统,随时能反监视并跟踪打假和执法人员,以逃避监管。调查过程中,记者车辆就曾被尾随。

造假窝点何以如此猖獗并难以根治?1月17日,《新京报》的跟进报道详细披露了打假与造假共生的怪现象:有的打假人员,只要收了钱就会放过造假者;还有的因为被委以量化的打假目标,所以从不“一网打尽”。除此之外,家庭作坊式的灵活生产与销售模式、造假产业向周边村镇扩大转移、产业内部的互相配合包庇等,都加大了打假的难度。

 

编辑/Ivan Zhai, Ying Chan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深度报道技巧

凤凰周刊王焕熔:后方操作灾难报道的“快”与“限”

2023年底,甘肃兰州发生地震,“冷杉RECORD”发布报道《零下12度,困于甘肃震中的20个小时》。这篇灾难报道由记者团队全程在后方操作,通过对受灾群众个体的采访,详细呈现了震区情况和受灾群众的状态。编辑王焕熔在这篇文章中分享了这篇稿件诞生的过程和灾难报道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