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如何应对官司、财政问题与新闻业危机,前《卫报》编辑经验分享

David Leigh是一位屡获殊荣的英国调查记者和作家,曾任《卫报》调查编辑。他是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的长期成员,在1995年拍摄的纪录片《阿拉伯的乔纳森》中,他揭露时任英国内阁大臣Jonathan Aitken涉嫌向沙特阿拉伯销售军火。Aitken曾否认相关指控并反诉Leigh,但终因作伪证而锒铛入狱。

david-leigh-gijc-768x349

David Leigh2013年在里约的全球深度报道大会上。

2010年,作为小组成员之一,Leigh负责处理外泄的美国外交和军事文件。当时,维基解密已经获得该批文件,Leigh所在小组便于其创始人阿桑奇紧密合作。Leigh于2013年从《卫报》退休,现在是一名顾问。他同时还在伦敦城市大学教授调查新闻。

在2016年12月6至8日于亚美尼亚召开的“Tvapatum调查:媒体反对腐败”新闻大会上,亚美尼亚网络媒体Hetq对Leigh进行访谈。Leigh还就“跨境新闻合作”这一主题发表了讲话。


您最喜欢的调查报道是?

jonathan-of-arabia我最喜欢的,是最让我觉得害怕的那篇。我拍了一部关于英国政要的纪录片,他当时是武器销售部门部长,和沙特阿拉伯有腐败勾当,私下做着军火买卖。因为这部纪录片,这位部长以诽谤罪起诉我们。他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说了各种难听的话,比如,称我是“一个扭曲的新闻业毒瘤”,将会用真理之剑戳穿我。之后,他提出了一个非常大的诽谤诉讼。

我记得,在审讯期间我们差点输了。我夜不能寐,曾在凌晨三点把妻子叫醒,对她说,你要明白,我们这个案子就要输了,我以后都不能工作了,你要出去找份工作。

然而在最后一刻,我们在一间已经破产关闭的瑞士酒店的地下室找到一些文件。当时官司胜负的关键在于谁付了这位官员的酒店账单,他说是他妻子付的,但这些文件证明他妻子当时身在瑞士,根本没法帮他付账。当我们将这个证据呈堂,整个案件就逆转了。于是,他因作伪证被判入狱。那是我唯一一次将一位部长送进监狱,而他差点要把我干掉。

当您拿着所有文件去做道的候,道不是很自信的

过去,英国的诽谤法更严格,现在已经改革过了。对比之下,当时起诉一个人非常容易,作为被告你要证明,你所说的一切都真实无误 。现在英国的法律就很宽松。如果你可以证明你所做的是为了公众利益,而且你处理的手段小心谨慎,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就能为自己辩护。如果做到以上几点,你便无需用法律标准来证明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所以,对于英国媒体人来说,现在是宽松了,但当时还是危险。

您花在每一个调查故事上的平均时间是多少呢?

这个不好说。一些故事你可以用一周、甚至是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完成。我在《卫报》的时候做过一件令我自己十分自豪的事情,那就是我们成功指证了英国军火巨头BAE公司与英国政府勾结,贿赂其他国家以销售他们的飞机。一言蔽之,我们做了许多调查取证,这个故事后来成为全国性丑闻,不过整个过程花了七年。

the-bae-files-4-1-768x573我并不是说七年里的每一天我们都在进行调查。当我们查到一些细节,我们就发表出来,然后就会有读者找到我们,说他们知道更多消息。或者是发表之后,发现其他人之前也做过相关调查。给报社而不是电视台工作的一点好处是,你可以一直发故事,而且每当我们发表什么,其他人常会跟进。然后你就继续写类似能激发他人关注的故事,大家读到会说,“啊,对此我也有话要说。”如果你幸运的话,这会带来新的信源。

当警方开始着手调查,事件就到了高潮点。英国首相认为我们的报道对国家安全有害,因此阻止我们继续进行调查。那时,七年已经过去了,由于丑闻已经够大,而且资料已经很充足,其他人都有料可写,这个被忽视已久的故事便引发了极大关注。从我们决定要尝试揭露真相开始,前后确实花了七年的时间。

于欧洲、特是英国的媒体人来,做调查报道有哪些风险呢?

我在大会上讲到,对于像我这样在西欧的记者而言,我们通常承担的风险并不是被袭击、谋杀或者蹲监狱,而是被起诉。打官司的费用是很高的,而且令人无法专心工作。我们刚刚谈及的那场诽谤官司耗费了我两年,在那期间,我满脑子只想着如何解决这个案子。有的时候,坏人知道他们能通过起诉记者让他们分心、无心工作,因为心思都花在了为自己辩护上。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你所知,现在新闻的发展趋势是,西欧和美国传统媒体的商业模式正在消失,部分调查新闻工作由小型新媒体或依靠捐助的非盈利机构进行。小型机构的问题是,一件大官司就可以摧毁它,让它破产。我已见过类似的事情。

所以媒体人受保的信心从何而来呢?

tbij让英国媒体人好过一些的事情是,法律已经改革,对维护公共利益的调查记者提供了更多的保护。除此之外,我参与创办了小型非盈利机构“新闻调查局”(The Bureau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在一开始,我就建议“调查局”的记者,无论他们挖到多大的新闻,都应该和大型媒体机构合作,像是大型的报社或者电视公司。这不仅是因为它们有更多资源,更是因为这些机构可以承担法律风险。所以,一家小型调查机构不会去做出版商,而是应该和出版商合作,以更好地保护自己。

大型媒体公司对这类故事感

由于资金不足(自己无法进行类似调查),大型媒体公司对这类故事会感兴趣。如果有人出面向这些公司提供一个故事,并表示有人出钱,有人调查,如果不用花一点钱就能得到这个故事,大公司会很感激的。

小型机构如何能解决资金问题?

你需要找到捐助人,有一些慈善家是愿意出钱支持新闻业的。我刚刚提到的“新闻调查局”,就是由金主资助。在美国有很多这样靠捐助维持运营的机构,如ProPublica。不过这一模式自身也有问题,因为依靠捐助的新闻本身就是个问题,金主只想让你做他们感兴趣的故事。几年前在美国,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就遇到捐助人想要他们报道有关烟草公司的故事。如果ICIJ想要调查烟草公司,他们可以一直调查,因为在这方面他们总能获得资助。但是在其他故事上,由于金主并不是很感兴趣,他们就显得捉襟见肘。所以,这就是一个问题。调查新闻很难筹钱。

是否意味着新闻业,特调查,它的独立性岌岌可危?

是的,它们面临着危机。但是(在媒体行业),很多方面都面临危机,对于经营者、所有人等等来说都是如此。有很多次,英国的报纸还出现报纸老板和记者的兴趣相冲突的情况。我的意思是,尝试成为一名独立记者会面对很多危险。

您曾在一个团队中工作过吗团队调查会起到怎的作用?

我一直都很喜欢在小型团队工作。我曾在每周日发行的《观察家报》(The Observer)以及之后在《卫报》做调查新闻。在这两家媒体工作的时候,核心调查团队只有我和另一名记者。如果我们要做一个大项目,我们会再找多一人加入,可能是自由记者,也可能是报社其他部门的同事。当调查结束,小团队就可以解散了。

我认为,组建一个大的调查记者团队很有问题。比如说,你招聘了一些人,对他们说,“好了,你们六个人以后就是一个调查小组了。”如此一来,你们团队就需要坐下来去想该调查什么。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其实应该由故事带动团队的组建。通常,你从知情者那里了解到他想揭发的丑闻或者想公开某些信息,你根据这些线索来考虑,这个故事需要什么?需要谁来做调查?你要围绕这个故事建立一个团队,而不是反过来。

者和的合作应该是怎的?应该做什么?得《卫报》曾做一个,将入到英国议员档案的研究中。

mp-spending-768x500

《卫报》数据可视化项目,展示议员的开销。(点击图片,即可查看该作品)

其实,我并不觉得那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什么呢?

它并没有产生任何有价值的结果。和读者互动这样的想法很好,但在实践中,当你做调查的时候,这样做的效果可能并不是很好,因为调查是一项需要专业知识的工作。你所举的那个案例就已表明,读者并不能真正为调查提供帮助。

Leigh先生,您做调查很久了。么多年来你见证了哪些化?如今,新的数字工具已成为许道的基,您预测还会有哪些化?

因为我年纪大了(微笑),在我还是个初出茅庐小记者时所学的每一项技能,现在都已过时。我当时还要学用打字机,现在,我的学生们都不知道打字机是什么;我要学怎么用街上的电话亭打电话,现在大家都有手机,没人再用公用电话。当然,整个纸媒行业也快要过时了,虽然这个比我们预想的时间要久。所以,现在我必须彻底重新思考我所做的事情。

guardian-data-768x573我来给你一个例子。大约五六年前,当我们在《卫报》做关于“维基解密”项目的时候,我们拿到所有的资料,进行了大量检索,然后发现了一个故事:阿富汗战争中的每一个事件,都以事件顺序记载,炸弹爆炸的时间和地点,伤亡人数是多少,诸如此类。

我在《卫报》的上司说:“你需要一个可以做数据可视化的人帮忙,我给你找了一个。”就这样我认识了我们的数据可视化设计师。我当时还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个职位。他处理了所有数据,将其变成一个移动地图,可以按时间展示战争中每一天的情况,如爆炸的地点和方式等等,就像一个动画图表一样。我觉得很厉害。因为之前我并不知道可以这么做,而且这需要很多资源。

每年我都得学一些新东西。当然,现在我教的所有记者都得会做视频,他们都得线上工作。我们说,一个调查故事不再只要求以纸媒形式发表,而是需要通过多个路径。大家应该既能阅读文字,又能观看视频,查看照片,能点击超链接去阅读原始文件或相关文章。每一个细节都是个大工程,一整套系统,需要很大的工作量。

著名的丹麦物理学家Niels Bohr说(这其实是个笑话):“预测是很难的,特别是有关未来的预测。”这就是我对未来新闻业的想法。十年之前,我们觉得五年内纸媒就会消亡。五年就这么过去了,纸媒还在,一两家报社选择停刊,转型做新媒体,不过大部分还是继续印刷报纸。他们中的许多还是有严重的问题,譬如《卫报》就面临着很大的财政问题。所以,从现在开始的五年内还会有纸媒衰落、停刊,也许有的也会转型为新媒体。

现在有其他的新媒体对手,像Buzzfeed、VICE News、《赫芬顿邮报》等等。但是,他们能否生存下来还很难说。如今,人们获取与消费信息的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要预测是极其困难的。如果有谁可以预测未来趋势,他们能靠此赚很多钱。我很开心我已经退休了,因为我觉得现在去当年轻记者既困难,又危险,你不知道是否有路可走。

闻业中,永恒不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英国现代报业奠基人北岩爵士曾经说:“如果某人想把一条新闻压下去,那这便是一条真正的新闻。其余的都是宣传。”这就是我的工作口号,我时常会想到这一点。有人希望阻拦发布的消息才是新闻,不然那只是宣传。

Leigh先生,您同也在敦城市大学任教。在第一堂上,您通常会学生提出什么建对亚美尼的新系学生,您又有哪些建呢?

我教授的是给研究生开设的调查新闻课程。每年约有23-24名学生。当他们第一次走进课堂的时候,我会对他们说,别想着结课时,你可以手持一张证书,走到雇主面前,说“我是一名调查记者,希望可以得到一份工作”。因为他们不会给的,他们只会笑话你。你得说:“我学过如何做调查,掌握了一定技巧,并且懂得如何才能准确地做调查。”所以,我希望他们中的一些人可以找到工作。

我觉得,耐心积累事实是非常重要的。

 

编译/梁晨昱

编辑/Ivan Zhai,梁思然

 


hetq-online本文原刊于Hetq Online的网站,深度网权转载

Hetq Online2001年起在美尼埃里温行。其网站由全球深度道网美尼亚调查记者成运行,已成为亚美尼独立媒体的主要信源。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深度报道技巧

凤凰周刊王焕熔:后方操作灾难报道的“快”与“限”

2023年底,甘肃兰州发生地震,“冷杉RECORD”发布报道《零下12度,困于甘肃震中的20个小时》。这篇灾难报道由记者团队全程在后方操作,通过对受灾群众个体的采访,详细呈现了震区情况和受灾群众的状态。编辑王焕熔在这篇文章中分享了这篇稿件诞生的过程和灾难报道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