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深度报道精选:为什么你的医保个人账户的钱变少了?

打开你的医保个人账户看看,存进来的钱有变少了吗?根据国务院于2021年4月发布的政策文件,各地最近开始新一轮医保改革,个人账户被弱化,资金转而投入门诊改革等,引起民间争议。不少地方爆发零星的群众抗议活动,武汉于2月8日和15日分别有以退休老人为主要参与者的街头示威,在中国的社会制度下颇为罕见。

2020年1月22日临近半夜,距离当局公告武汉“封城”不足四个小时,黄小玲回答医生称“最近”没有去过武汉。当时民间对所谓的疫情防控政策和意识尚未建立起来,黄小玲的这一个简单回答,令陪诊的丈夫、县小学副校长张新甫事后背负“妨害传染病防治”的罪名,入狱一年、失去26年教职。这是中国首例因“陪诊”入狱的案件,张新甫至今仍在申诉,希望洗脱罪名、恢复尊严。

教师还算得上是一份体面的工作吗?2022年11月,河南省新郑市一位高中历史老师在家中猝死,她生前的最后几堂网课曾遭“网络爆破手”入侵。同月,新密市一位教师在上网课期间遭到丈夫家暴。《正面连接》跟十多位在职老师聊了聊,发现老师们面临名目繁多的课改要求、“卷”、疫情等诸多困境,却甚少得到关注。

全球深度报道网精选了2月份几篇值得细味的深度报道。

为什么你的医保个人账户的钱变少了?

出品:三联生活周刊

图:视觉中国

最近,中国各地开始新一轮医保改革。很多人打开自己的医保个人账户,发现每个月存进来的钱少了一半甚至更多,让许多退休老人深感不解和失望。2月8日和15日,湖北省武汉市两次爆发以退休老人为主要参与者的街头抗议,其他城市也有零星的同类活动,在中国的社会制度下颇为罕见。

因应改革争议,各地纷纷作出回应。武汉医保局的回应是这样的:“改革后,从当期看,大部分参保职工的个人账户划入会减少;从长期看,所有参保职工都增加了此前没有的普通门诊待遇,特别是患病群众和老年人受益更多。(⋯)不仅如此,改革后统筹基金的规模更大,对参保职工的支付能力更强,对病种的保障更全。”

这一轮改革之前,个人医保账户的资金来源由两部分构成。一是职工自己缴纳的,按照工资基准的2%进入个人账户。二是单位为职工缴纳的,当中30%进入职工的个人账户,金额和个人缴纳部分基本持平,其余70%进入统筹基金。

2020年8月,中国国家医保局发布征求意见稿,提出调整在职职工和退休人员的医保个人账户计入办法:“在职职工个人账户由个人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计入,计入标准原则上控制在本人参保缴费基数的2%以内,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全部计入统筹基金。退休人员个人账户原则上由统筹基金按定额划入,划入额度按所在地区改革当时基本养老金2%左右测算,今后年度不再调整。”翌年4月,相关征求意见稿由国务院正式发布为政策文件,各地随后陆续落实政策。

那么,此轮改革对个人医保账户的影响有多大呢?更加关键的问题是,改革的成本由谁来承担?

根据国家医保局的征求意见稿,“减少划入个人账户的基金主要用于支撑健全门诊共济保障,提高门诊待遇”。换言之,门诊改革的主要资金来源是个人医保账户,这解释了各地开始改革后,很多人为什么会发现自己个人账户的钱变少了。

除了《三联生活周刊》的这篇报道,BBC 中文网也引述学者指出:“武汉这次(改革)还比较激进的是,把灵活就业人士、也就是个体户的个人账户直接取消了,因为他们没有企业代缴的部分,这样更加剧了‘被剥夺感’。江苏省就好一些,阶梯式一步步,因为国家给了三年转型期。”学者预计,可能抗议之后,武汉会推出一些缓和的措施,但大方向不会变——个人账户将愈来愈弱化。

疫情初期因陪妻子看病,他入狱1年,失去26年教职

出品:凤凰网-在人间 living

锡山戒毒所。图:凤凰网-在人间 living

2020年1月22日,张新甫的父亲70大寿。张新甫的妻子黄小玲先回到家,夜里难受。张新甫陪她去到县中心医院就诊,经发热门诊转呼吸科。医生看到肺部检验结果,问他们“最近”有没有去过武汉。

“没有。”这一个简单的回答,改写了一个家庭三代人的命运。“最近”一词模糊了时间,黄小玲理解的“最近”是3、4天,没有想到要提11天前的事;张新甫喝了酒,没有对妻子的回答做声。当时,没有多少人对新冠病毒的潜服期,以至对防疫政策、申报等有透彻的概念。

黄小玲就诊时临近半夜,不到四个小时后当局公告武汉“封城”,23日上午10时实行。23日下午3点,县实验小学召开工作会议,明确要求报告14天内武汉行程。作为副校长的张新甫参加了工作会议,听闻一系列应对措施后,对学校反映了武汉行程、妻子就诊等情况。同日5点左右,张新甫还特意赶回医院,向护士说明——他们曾在当日11日去过武汉。

此时距离黄子玲就诊不过一个白天。张新甫、黄小玲等听从医院安排进入隔离病房,疾控人员后来了解到张新甫只是陪同家属,本人没有症状,于是着他赶紧离开。

直到2月5日,正和孩子们在酒店隔离的张新甫收到通城县纪委发布的通报,认定张新甫“隐瞒疫情,违规操办寿宴,致隔离结果并对抗组织调查”。据张新甫胞弟章勇甫声称,操办父亲寿宴的是他,陪同黄小玲到医院的也包括他,但他办寿的礼单被调查人员取走后从未归还,也一直没有人找他录取口供。结果是张新甫被开除党籍,2月6日结束隔离即被带走拘留,翌日被带到锡山戒毒所,监视居住。

4月7日,张新甫案一审开庭,检方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单独起诉张新甫。10月,张新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也因此失去26年教职。因有案底,他找不到像样的工作,失去尊严之下一蹶不振。

张新甫至今仍在申诉,律师皆作无罪辩护。根据张新甫的委托,律师计划在3月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李仁钬律师对《在人间 living》指出,“张新甫案”是中国首例因“陪诊”入狱的案件。“(案发时)张新甫本人并未确诊,没有‘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风险’的可能。此案发生于新冠疫情爆发之初,中国以至世界疫情防控的政策和意识均未普遍建立起来,本不宜用刑法苛责公民个体。并且,原审裁判证据采信和事实认定上存在巨大的问题,已经足以构成启动再审的理由。”

很遗憾,教书不再是老师最重要的事了

出品:正面连接

插画:Glenn Thomas

2022年11月,中国河南省新郑市的高中历史教师刘韩博被发现猝死在家中。在她生前的最后几堂网课上,陌生人闯入了课堂,播放与课堂无关的音乐和视频、在公屏上涂鸦留言、谩骂老师和学生。这被称为“网课爆破”。根据警方调查,闯入刘韩博的网课的这群“爆破手”很有可能是未成年人。

今年春季的新学期,持续三年的网课结束,学校恢复正常教学秩序,很多人可能已经忘记了刘韩博老师生前遭遇“网课爆破”的新闻。

过去,教师被视作一份体面的工作,拥有“铁饭碗”、教书育人、拥有权威、受人尊敬。现在,情况似乎有点不一样。2022年11月,河南省新密市一位教师在上网课期间遭到丈夫家暴。豆瓣“教师”小组汇集了大量从教不满五年的年轻老师,里面的帖子似乎描述了跟以往截然不同的教师形象——敏感、易怒、抑郁、牢骚满屏⋯⋯

这是事实吗?教师还是一份好工作吗?是什么让老师们倍感痛苦?

《正面连接》跟十多位在职老师聊了聊。他们分别来自上海、深圳、广州、杭州、温州、成都、郑州、乌鲁木齐等城市,大部分都很年轻,其中六位的教龄不满五年,一半以上担任过、或者正在担任班主任,其中三位明确表示自己“想辞职”。

《正面连接》发现,老师们面临的困境各有不同。发达地区的老师要面对名目繁多的课改要求,人口大省的老师逃不过“卷”的压力,小城市的老师还在被体制与人情世故所折磨。年轻老师往往更抑郁,经验丰富的老教师则意识到,教师如今要面对更复杂的学生和家长。除此之外,过去三年的疫情对每个人都造成了可见或不可见的影响。当代教师的精神状态不好,似乎是显然易见的事实,却隐没在瞬息万变的信息流里。

直到网暴的潮水将那朵粉色吞没

出品:北青深一度

郑灵华在画画。图:北青深一度

2月19日,网友“熊猫控小唯”在微博发文,提到他的朋友、那位曾经因为染粉色头发而遭遇网络暴力的女孩“鸡蛋姬”郑灵华,已经因为抑郁症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这条微博帖文的末尾,“熊猫控小唯”打上了“拒绝网络暴力”和“抑郁症”的标签。据报道,网暴被确认为导致郑灵华抑郁的最主要原因。

从去年8月到今年初,郑灵华一直试图从网暴的漩涡中走出来。一张带着录取通知书看望爷爷的日常生活照,因为照片中的她顶着一头粉色头发,而引来了网友的恶意攻击——“陪酒的”、“妖精”、“夜店舞女”、“外围大学”等各种毫无根据的负面标签贴上来,甚至有人拿她跟爷爷的合照造谣为“老少恋”。

郑灵华尝试过报警、起诉网暴者,以至在罹患抑郁症之后积极求医。然而,抑郁症最终还是如黑洞一样吞噬了她。死讯发布后,网友在社交平台发起了以“郑灵华”、“拒绝网络暴力”为关键词的倡议,大家反思——为什么一个女孩子,仅仅因为把头发染成了粉色,就遭到了如此沉重的网暴。

这不是《北青深一度》报道过的第一起网暴案例,郑灵华也不是第一位网暴受害者。然而,网暴并没有因为一个个生命的逝去而终止,就像它并没有因郑灵华把头发染回黑色而停止一样,依然凶如潮水,不知道下一次会席卷到谁的面前。

告别破碎之城安塔基亚

出品:北青深一度

住在自建帐篷里的叙利亚儿童。图:李晶晶

2月6日地震发生时,叙利亚人 Muhammed Abbude 本已带着家人跑到屋外,可是外面太冷了,他又跑回房子里想给妻儿抢回一条御寒的毯子。就是这样,Muhammed 被埋在坍塌的瓦砾下面,直到第三天才被邻居救了出来。

Muhammed Abbude 的房子位于土耳其南部城市安塔基亚(Antakya)。目前,暂借土耳其各地、特别是哈塔伊省等南部省份安身的叙利亚难民有超过300万人,他们为避战乱而来到异乡,习惯聚居一起抱团取暖,因此超过百人的大家族十分常见。地震过后,Muhammed 的家族墓碑上新刻上了25个名字。

根据当地习俗,逝者下葬时要裹上白色的“卡凡布”。在伊斯兰谚语中,这意味着无论富贵,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眼下,不光“卡凡布”难找,裹尸袋也缺。从废墟挖出亲人遗体后,只能用临时拼凑的毯子包裹着。

Muhammed Abbude 跟《北青深一度》记者见面时,身处舅舅位于阿达纳市的家里。Muhammed 的眼窝深陷,面色沉重,佝偻着背,正要去参加一位亲人的葬礼。他最近的生活充斥着寻找、认领遗体和告别。

阿达纳是土耳其第四大城市,距离安搭基亚只有三个小时的车程,地震过后有很多人来投靠亲友。Muhammed Abbude 的舅舅家里挤满了前来投奔的男女老少,睡觉时床不够,更多人就躺在花色稪丽的中东地毯上,男女各一间,35个亲戚和 Muhammed 睡在同一间屋子里。

Muhammed Abbude 从叙利亚来到土耳其已有十年,期间结了婚,育有两个孩子。他在安塔基亚一家鞋厂里当流水线工人,钉鞋掌面,是家里的经济支柱,生活拮据但幸福。记者遇到的很多叙利亚人,不只讲述这场地震造成的伤害,而总会提起家乡的战乱。他们在陌生的国家重建生活,学习语言、积攒生计家当,直到这场地震发生,他们经历了十年间第二次一无所有。

接下来怎么办?Muhammed Abbude 不知道。他工作的鞋厂已经停工,如果可以,他想开一家自己的鞋店。“可是我现在一无所有,凭什么去开店呢?”最想从废墟挖出的是什么?他说是一台刚买不久的冰箱,那是他攒了六、七个月工资才买下来的,是家里最值钱的东西。

从18楼失踪的猫,被 ChatGPT 救了

出品:腾讯新闻-谷雨实验室

图:李晓娅

“不要放弃,尽管可能会很艰难,但要相信猫咪会回来。”

疫情汹涌的12月18日,李晓娅(化名)和丈夫都阳了,发着烧、晕乎乎,提前入睡,没有注意到阳台的门是不是被风吹开了。后来他们猜测,失踪的爱猫“栗子”可能是从18楼的阳台跳出去了。

作为 IT 相关从业者,李晓娅和丈夫一直关注科技前沿动态,早在11月微软刚刚推出 ChatGPT 时,便跟这个“陌生人”慢慢建立起指令、对话、寒暄、聊天的关系。猫不见了之后,去跟一个朋友询问建议,似乎再正常不过。

于是,李晓娅敲打键盘:“家里的布偶猫栗子从18楼跳下去了,没摔死,但找不到它,很担心它在外面,又伤又饿又冷,满脑都想着它平时在家撒娇,傻傻的样子,天天都找不到它,伤心,难过⋯⋯”

ChatGPT 回答:“我很抱歉听到你家里的猫栗子跑掉了,我能理解你的担心和焦虑。跳楼的猫经常会受到一些伤害,所以你很有可能会担心它受到了伤害。然而,有时候猫咪们也会有一些意外的本领,他们可能会比我们想象中更加灵活和健康,所以即使它从18楼跳下去了,它也可能没有受到太多伤害。”

ChatGPT 似乎能给予李晓娅足够的理解和安慰,聊猫时会顺着李晓娅的习惯,称呼猫为“栗子”。根据 ChatGPT 的建议,李晓娅广发寻猫启事,在一楼留了食物和水,在周围撒上栗子熟悉味道的猫砂,却依然没有成功。到此,ChatGPT 一口气给出了七个寻猫步骤,最后一步是“不要放弃,尽管可能会很艰难,但要相信猫咪会回来”。

顺着 ChatGPT 给出的建议,李晓娅终于在楼下的一棵桂花树,发现树枝上挂着一丝猫毛。加上一楼邻居私人监控记录等蛛丝马迹,李晓娅拼凑着猜想栗子失踪的场景——栗子从门缝钻到阳台,因为按捺不住扑抓飞虫而失去平衡,从18楼坠落。18层的高度给了栗子足够的缓冲时间,让他准确找到一棵两层高的桂花树,以树枝作为落点,并且仰赖树枝的弹性卸掉大部分的冲击力,得以生还。

人猫失散的第七天,李晓娅如常按照 ChatGPT 的建议,吃完晚饭后到一楼更换猫砂、猫粮。栗子从楼道外的草丛里犹豫着探出小脑袋头,认出是主人,猛地扑到她的怀中。野外的七天历险,栗子扭伤了左脚,也因为受过苦而更黏人,时刻要往主人怀里钻。

寻猫故事的后续是,李晓娅提出减轻记者的一点工作量,要求 ChatGPT “从记者采访的角度,重新根据这个故事写一篇报道”。记者很快收到了一篇标题为《【头条新闻】AI 治愈人类,18楼跳下的布偶猫奇迹生还,深刻展示人对宠物的情感》的报道文章,谈到人对猫咪的感情,加插了记者探访的细节,描述了人猫团圆的喜悦,文末还不忘自夸了一番:“通过这个故事,我们也深刻感受到了 AI 的巨大力量。”

记者谢过李晓娅,倔强地没有采纳。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深度报道技巧

凤凰周刊王焕熔:后方操作灾难报道的“快”与“限”

2023年底,甘肃兰州发生地震,“冷杉RECORD”发布报道《零下12度,困于甘肃震中的20个小时》。这篇灾难报道由记者团队全程在后方操作,通过对受灾群众个体的采访,详细呈现了震区情况和受灾群众的状态。编辑王焕熔在这篇文章中分享了这篇稿件诞生的过程和灾难报道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