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后真相时代的人肉搜索

本文原刊发于“新闻实验室”(微信公众号:newslab)付费会员通讯,由陈想非主笔,方可成编辑,由新闻实验室特别授权全球深度报道网转载,请勿再次转载;您可以点击这里,加入“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

前不久,一则“女孩半夜遭男子殴打”的监控视频,牵动了许多网友的心。视频中,女孩被拳脚相加、撕扯衣服,最后更是被强行拖走,其安危令人揪心。然而由于画面中没有明显标志建筑,事发何地、后续如何,皆不得而知。于是众多网友、多地警方及媒体共同行动起来,试图确认事发地,找到受害者和施暴男子。

经历27小时接力搜寻后,这场全民搜索终于有了结果:大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通报称,网传视频系6月22日凌晨1时许,发生在甘井子公安分局华东路派出所辖区的一起警情。被害人当晚已经报警。经治疗目前已出院。

女孩平安的消息,让网友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不过,由于嫌疑人尚未抓获,加上通报中存在诸多疑点,新一轮针对大连警方的舆情,已经开始酝酿……

回顾这起事件,网友的推动,可以说在信息的查明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实,该视频此前已经在某些微信群中流传(但难以确认源头)。直到博主 @填鸭式教育受害者 将其在新浪微博发布后,才有机会进入大众视野。也是在网友踊跃转发和积极@下,事件才呈刷屏式传播态势,推动多地警方展开排查、众多媒体跟进报道、众多明星发声谴责。连《人民日报》官微也被惊动,号召:“发挥网友力量,共同揪出此人”。

网友们也化身侦探,提供了不少线索。网友 @O_O狐狸精 判断视频中的第一句话是东北口音,而且应该是辽宁的。网友 @p3p3pp3 根据水印判断监控系统是海康威视旗下的民用监控产品 ezviz 萤石云,并提出了两条定位案发地点的思路。还有网友指出监控所附电话是唐山号码,可由此突破……虽然从四川绵阳,到山东聊城,诸多疑似地点后来被一一排除,但它们并非徒劳无功,因为它们所激起的热度,提升了这场搜索被知情者所获悉、进而主动发声的可能性。

后来的发展,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微博博主 @珍惜小太洋 表示,视频来自他店铺的监控,但不是他上传的,自己也是早上从朋友那里看到视频后才知道此事。他还表示自己已经报警,建议关心者向大连甘井子派出所了解情况。

《新京报》记者将现场与监控比对后发现,事发地疑似在大连市甘井子区苍山路。

正是通过该线索,媒体才找到了正确的调查方向——《新京报》记者将现场与监控比对后发现,事发地疑似在大连市甘井子区苍山路。并从甘井子分局华东路派出所民警处得知,22日凌晨,苍山路确有一女子被打的警情。不久,大连警方通过正式通报确认。如此,谜团才最终得到破解。

在这个意义上,这场肇始于民间的搜索,算得上是一场庶民的胜利。

不过,类似这样的全民排查,历史上其实已经有过好多次。

而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人肉搜索。

对人肉搜索的误读

如果要选一个网络时代误解最深重的概念,那么“人肉搜索”绝对排得上号。

如今一提到人肉搜索,人们想到的就是网络通缉、网络暴力、侵犯隐私之类,但人肉搜索原本其实并不特指搜人,就像人肉代购并不是购买人肉一样。所谓人肉,指的是搜索的执行者,而不是搜索的对象——是人搜,而不是搜人。事实上,大多数情况下,人肉搜索的对象也并非私人信息。比如这次由“女孩半夜遭男子殴打”视频所引发的,首先是对事发地的搜索。更早的“华南虎事件“,重点则在于对虎照这一物件真伪的确认。即便是搜人,也有很多种可能,比如寻亲,或者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

而从另一个层面来看,就算符合“人搜“的特点,也未必能算人肉搜索。人肉搜索的本质是一种网络众包:由非特定的(而且通常是大量的)网众,共同完成对现实世界中某个事实的搜索或确认。它和维基运动异曲同工,都是群体智慧的体现。因此,参与搜索的人数量要广泛,背景要不特定。自己单枪匹马窃取他人的信息并公布,无论是出于好玩,还是私人恩怨,都只是单纯的黑客行径,算不上人肉。在丁香医生上向专业医生求医问药,仅仅是一种知识付费咨询,也无关人肉。

从这个意义而言,大部分人肉搜索,实际上人畜无害,甚至就是网民生活的日常而已。人肉搜索的发端性事件——2001年微软陈自瑶事件,就不过是一次寻常的网络揭谎而已。当时,一位网友称其所贴照片中的美女为自己的女友。这种赤裸裸的牛皮随即引来好事者的关注。网民们迅速查出,该女性实为微软台湾代言人陈自瑶,并公布了陈的相关资料。这种个人信息的公布并没有问题,因为陈自瑶本身就是公众人物。

因此,不应忽视人肉搜索内部的众多分类,一厢情愿将其作为整体进行伦理判断。事实上,诸如“人肉搜索是善的”、“我们应当禁止人肉搜索”等断语都是荒谬的。

真正具有伦理争议的,主要是以网络通缉为代表的一小部分道德类人肉搜索。它们的目的是借助网众的集体力量,定位并打击那些被认为违背公义的人士。如2006年的虐猫女事件,2008年的死亡博客事件,2009年的杭州飙车案,2010年的钢管男事件等等。为了简便,下文所指的人肉搜索,特指此类带有道德、审判意味的搜索。而这类搜索,长期以来始终难逃二元化的伦理评议——褒扬者肯定其在舆论监督、惩恶扬善、维护社会公众情感等方面的积极意义;贬低者忧心其侵犯隐私,大动私刑,严重影响他人正常生活,造成网络暴力。

两种看法,几乎主宰了公众对人肉搜索的认识。以至于一遇与“人肉”相关的事件,相应的刻板印象就会启动。甚至连结局,都已经模式化了:彼此争吵一番,再各自盖棺定论,留下一地鸡毛。至今仍然如此。

平心而论,两种观点当然各有其道理,也有其不足。但本期通讯讨论的重点并不在此。关键在于,从2001年至今,毕竟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即使最狭义层面的人肉搜索,和最初相比也已发生重大变化。互联网本身,也已沧海桑田。这就需要我们对人肉搜索及其所处的社会背景,进行新的审视。

人肉搜索的现实转向:成为群体之间互相攻击的武器

即使最坚定的人肉搜索支持者,恐怕也不得不承认,道德审判类人肉搜索在许多方面,并没有能够实现当初的愿景。比如网络反腐。而十年前,监督公权力,恰恰是这类人肉搜索合法性的重要理由之一,也确实取得了不少标志性成果:2008年的天价烟事件揪出了周久耕,疑似猥亵女童事件揪出了林嘉祥,2011年的郭美美事件牵出了红十字会,2012年的名表事件揪出了杨达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类似的案例越来越少。这或许是因为官员从前车之鉴中学会了低调,在公开场合避免在穿戴方面露出破绽。而党内对作风问题的高调治理,也让不少官员谨言慎行。

而在一般的道德审判领域,这类人肉搜索的公义性也在下降,从原来的维护广泛承认的普世伦理的工具,到如今变成了群体间为主观好恶互撕的武器。此类行为,在键政圈、饭圈等群体极化极强的领域犹甚。为了打击网络中的匿名对手,同一群体的人往往会联合行动,找出并在广播对方的个人信息,试图将三次元空间中的口舌之争,转化为二次元中的真实威胁,以此达到战胜对手的目的。因为一旦真实身份被公开,网络匿名环境所提供的保护也将被解除。被搜索者将面临敲诈勒索、胁迫、电话骚扰、名誉抹黑等诸多现实风险,这类似于西方的 Doxing

微博网友 @我是陳泓宇啊 就遭遇了类似的攻击。由于看不惯蔡徐坤发个染发照也能让粉丝轰动不已,该用户随手吐了槽:“这个星球为什么有人会觉得自己染个头发是给别人的福利,神他妈神经病”。结果这句评论被一些大号转发过后,很快成了引发吃瓜群众和蔡徐坤粉丝之间大战的导火索。原本作为小透明的该用户,也被推上风口浪尖。不仅就读学校被曝光,连照片也被广泛传播,还被P成遗照。

不过,人肉搜索的打击对象,并不限于路人或对立粉丝。连大小明星,也开始被人肉的阴云所笼罩,因为一种新的搜索方式“网络挖坟”的普及。网络挖坟的目的不是为了定位某个匿名之人,而是为了降低某个实名人士的社会评价。之所以搜索,也不是因为对方做出了某种明显触犯社会公德的举动,而是在没有重大道德问题的情况下,刻意寻找对方的道德黑点,甚至不惜为此翻阅多年前的微博记录。这就与虐猫女事件为代表的“上古人肉搜索”有了质的区别。一旦扒出了所谓的黑料,传播者不仅自己积极转发,而且还喜欢举报,动辄@一大堆官方机构,如人民日报、紫光阁、共青团中央。

最新的一个疑似案例,来自王晨艺退赛事件。王晨艺是选秀节目《创造营2019》的一位学员。他原本是一名舞蹈老师,颜值并不太符合男团的标准,此前也没有粉丝基础,参加比赛纯属机缘巧合。但在《创造营2019》的第一期节目播出后,他凭借扎实的舞蹈功底与超 nice 的个性收获了不少粉丝,出道形势大好。这种情况,再加上另外一些争议,招致了其他学员粉丝的不满。他们不仅花式吐槽王的长相,而且试图挖掘其黑料。差不多同一时间,网络上开始密集出现王晨艺的负面信息,主要矛头指向2014年之前使用微博小号。微博中他点赞的几条信息引起了轩然大波,被骂不尊重女性、三观不正、猥琐、劣迹艺人——这在国内,是哪个节目都避之不及的帽子。或许是顶不住这种有组织有预谋的舆论造势的压力,5月24日,《创造营2019》节目组终于公开宣布:王晨艺自愿离开创造营。

以上情形也让我们看到,人肉搜索能带来何种后果,是与其扎根的社会土壤息息相关的。

对王晨艺的挖坟,其实本来不应该有太大效果。所谓的黑料,不过是当年一个14岁孩子的随手点赞,不该上纲上线。但偶像行业极其看重人设,明星的人设本来就是塑造出来的刻意迎合粉丝的,如王源的乖乖仔设定。一旦发生与人设不符的负面事件,就很容易崩塌。再加上此前一系列“劣迹艺人”风波造成的高压环境,才最终造成了杀伤。如果社会本身足够宽容,并不看重这种黑料,恐怕就算被挖坟,也不会有什么后果。

可惜,现实不是完美的。社会舆论虽然也有“保护女性、揪出施暴者“这种对共同价值的维护,但更多时候,被偏见、刻板印象等充斥。加上社交媒体对人类生活的深度渗透,我们每个人不经意间的转发,浏览,点赞,都有可能成为定时炸弹。哪怕只是无心,哪怕问心无愧,一旦“撞到风口”,一旦被刻意利用,也可能陷入尴尬的境地,百口莫辩。即使通过法律等手段捍卫了自己的权益,但现实中仍然避免不了背地里的指指点点,难以回到原本的正常生活轨道。或许,那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上门”,在社交媒体、大数据的时代,已经无法拍着胸脯自信地说出。

在这种情况下,人肉搜索非但没有发挥监督公权力中的那种积极作用,反而有利于寒蝉效应的形成。对于普通人,以及社会名人而言,既然说多了容易“错”,那么不如少说、不说,或者只说冠冕堂皇的话。这将导致公共空间的萎缩。

重要的思考人肉搜索的传播环境

更为魔幻的是,如今围绕人肉搜索的许多事件,还陷入了“后真相”的疑云:我们已经很难分辨搜索背后的力量,人们只能选择自己愿意相信的版本,甚至被“带节奏”。

以王晨艺事件为例,不少人认为,王实际上是被资本的力量逼退的,因为他挡着了其他人的路。也有人认为,所谓的被黑,不过是节目方和王方共谋的骚操作,经此一役,节目赢了热度,王也博得了同情和不少铁杆的支持,此前王晨艺粉丝团的骗票事件,也仿佛被一笔勾销。虽然退赛有一定损失,但对王而言,他现在的热度已经带来很多资源。

更为典型的,是2018年的“魔道祖师粉丝人肉网友致其自杀”事件。起先,网络传言一位老师对《魔道祖师》发表不满言论而遭此书作者 @墨香铜臭MXTX 粉丝的人肉搜索与人身攻击,最后自杀未遂。一度引起大众对人肉搜索的愤概。@共青团中央 和 @紫光阁 也对此事发声,表示拒绝网络暴力,人肉犯法。然而实际上,这不过是一出自导自演的闹剧。所谓的人肉者,和被人肉的,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账号用同一手机号注册)。目的或许是为了打击墨香铜臭及其粉丝。虽然有人指出,墨香铜臭此前有纵容粉丝人肉他人的嫌疑,但这次所谓的致人自杀事件,则是彻彻底底的谣言。不过在网络上,至今仍有不少文章将该事件定性为人肉搜索的负面案例。还有不少人对谣言的说法,仍表示怀疑。

同年的另一起事件,也从另一个侧面凸显了当前对人肉搜索定性的随意性。8月22日,一则“疑因妻子游泳时被撞倒,男子竟在游泳池按着小孩打”的视频在网络流传。网友纷纷谴责该男子。不久,夫妻双方职业身份被刻意强调:女方为医生,男方为水务局人员,进一步引发民愤。直到女方自杀的消息传来,信息才发生反转。原来舆论被小孩家长方面带了节奏。他们剪辑了游泳馆现场视频发布到网上,直接将经过复杂、各有过错的私人纠纷,简化为“成人打孩子”甚至是“水务局官员打孩子”。实际上女方安医生并不是被撞到,而是疑似被男孩摸臀。男孩事后不仅拒绝道歉,还朝其吐口水。安医生的丈夫的确惩罚了男孩,但随后男孩的家长也跑到泳池更衣室打了安医生。双方事后已经在派出所经过了调节,男方当场给孩子道了歉,孩子也接受了道歉。但男孩家长并不罢休,第二天闹到夫妻俩的单位去,还让领导开除安医生。女孩的亲人还将剪辑后的监控传到了网上,并疑似找大V传播。最终导致安医生服药自杀。

此事成了人肉搜索的又一罪证。然而实际上,安医生的个人信息并不是被人肉搜索得到的,而是小孩的家人主动散播的。事发不久,他们就掌握了对方的详情,因此才上演了单位闹事的戏码。这起事件反而反映了人肉搜索的无力。因为发觉上当的网友,此后也曾对男孩及其家属发动人肉搜索,曝光了男生父母、以及小姨、姨夫的姓名、电话和部分工作单位,并寄花圈等到男生家里。但似乎并没有产生太多效果。这或许是因为,男孩家人方面拥有更强的背景。相对较强的社会纽带和较丰富的社会资源,使其并不像安医生那样惶恐无助。

尽管男孩家长并没有采取人肉搜索,但他们确实借助网络实施了暴力。而后真相时代的传播乱象,成功地让这家人的一面之词主导了舆论——绝大多数媒体最初转载时,毫不犹豫地采纳了男孩家长方面的叙述口径。虽然新闻的有机运动最终让事实得以反转,但伤害已经造成,而且不可挽回。

这也表明,当传播环境本身存在问题,当对信息扩散有着重要作用的媒体本身失灵,包括人肉搜索在内的出于善意的网络行动,都有可能走向自身的反面。在这个意义上说,重要的或许不是简单地肯定或否定人肉搜索,而是思考如何完善总体的传播环境,从而降低人肉搜索的负面性,更多释放可能的正面效应。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深度报道技巧

凤凰周刊王焕熔:后方操作灾难报道的“快”与“限”

2023年底,甘肃兰州发生地震,“冷杉RECORD”发布报道《零下12度,困于甘肃震中的20个小时》。这篇灾难报道由记者团队全程在后方操作,通过对受灾群众个体的采访,详细呈现了震区情况和受灾群众的状态。编辑王焕熔在这篇文章中分享了这篇稿件诞生的过程和灾难报道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