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A woman and her son look out from an evacuation train from Kyiv to Lviv at Kyiv central train station, Ukraine, February 25, 2022. REUTERS/Umit Bektas TPX IMAGES OF THE DAY

文章

深度报道精选:战火下的乌克兰

乌克兰与俄罗斯自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以来旷日持久的矛盾、对峙和冲突,随着2月24日普京的一声令下而转变成为全面战争。

独立记者 Oleksii Koval 发现,乌克兰人在过去八年一直与“战争不可避免”的意识共存,甚至对终将爆发的战争有点麻木。对于二十多岁的 Nastya 来说,战争是一件异常遥远的事。她抚养仅一岁的女儿,靠散步、与朋友见面、照顾自己和做家务来打发时间。她并不把俄罗斯人看作敌人,深信“所有人都是兄弟姐妹”,应该相亲相爱。即便身边亲友对恐惧战争,但她无法产生共鸣。

战争爆发后,中国留学生小田决定从基辅往西撤离。由于火车票已售罄,租车也早被租空,他面前只剩下一条路——骑摩托。刚出发时,小田乐观地认为肯定可以到达西部重镇利沃夫,再转到接壤波兰的边境。一路上,他应付低温、宵禁令,还有擦身而过的军用卡车和坦克。“我看到无数同样逃难的人,无助的神情,我开始担心——真的能逃出去吗?逃出去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对于柯先生来说,利沃夫是座让人喜欢的城市。那里有很多咖啡馆、啤酒厂,还有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博物馆和剧场剧院,当地市民也特别友好,很悠闲、很包容。然而,柯先生知道现在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炮火之下,柯先生的当地房东把院子地窖改成临时防空洞,每当警报响起,周边居民、难民都会过来躲避,柯先生因此了解到他们的一些遭遇。

2022年2月,全球焦点落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全球深度报道网精选了几篇值得细味的深度报道。

基辅记者手记:他们知道,“与乌克兰同行”只是全世界的陈词滥调

出品:端传媒

2022年2月25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民众在基辅中央火车站等候登上开往西部城市利沃夫的火车,逃避战难。图:Umit-Bektas/Reuters/达志影像

2014年3月,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自此以来的八年间,乌克兰人一直与“战争不可避免”的意识共存。直到最近,即便所有人都在说俄乌之战不可避免,独立记者 Oleksii Koval 身边的乌克兰人却几乎感受不到对战争的恐慌或不适。

对于廿多岁的 Nastya 来说,战争是一件异常遥远的事。她抚养仅一岁的女儿,靠散步、与朋友见面、照顾自己和做家务来打发时间。她的平静,来自她不去想像战争。她并不把俄罗斯人看作敌人,深信“所有人都是兄弟姐妹”,应该相亲相爱。即便身边亲友对恐惧战争,但她无法产生共鸣。

然而当战火真的降临,Nastya 收拾好行李,要求丈夫立马带着她和孩子前往波兰边境。她有足够的积蓄,足以撑过战争的白热化阶段,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将会持续多长时间。

Ania 是乌克兰人,丈夫 Grisha 生于白罗斯,他们与儿子 Boris 住在距离基辅市中心不远的山上。Boris 有慢性病,每周必须去医院两次。当战争爆发,医院只因应紧急情况开放,他们已经因此错过了一次诊疗。

Ania 认为西方并不是真正关心乌克兰人民,制裁显然不会让普京停下来,而且西方没有人会为乌克兰出战,没有人会来到基辅执行人道主义任务、帮助他们离开正遭炮火围攻的地区:“全世界都在说‘我们与乌克兰同行’,但这并不是真的,只是一些陈词滥调漂亮话。我们被抛弃了,我们现在只能祈求上帝不会抛下我们,并一直等到它结束。”

Leonid Ostalitsev 在基辅颇有名气,八年前他还是一名厨师,在基辅市中心的一家小店里做披萨。因为受不了居安远观,他上了顿巴斯战争的前线,成为一名机枪手,参与了最激烈的一些战役。

退役后,他在基辅开了一家披萨店,但生活已跟战争不再一样。披萨店叫做“老兵披萨”,Leonid 一边事业起飞,一边坚持在射击场训练,希望成为一个更专业的军人,足以抵御俄军、保卫家园。他说:“我有一个儿子,我希望他能在一个自由国度长大。”

战争爆发后,《端传媒》快速上线了“乌克兰危机”专题,内容包括持续更新的信息整理、基辅独立记者手记、战争现场图辑、局势分析和评论、诗选等。

骑摩托逃离乌克兰:一个中国留学生在路上的五天

出品:先生制造

基辅市郊,小田遇上进城的乌克兰坦克。图:小田

战争爆发后,中国留学生小田决定从基辅往西撤离。他想起新闻报道说,欧美国家来乌克兰撤侨,都先撤到利沃夫,因此他选定这个乌克兰西部主要城市,希望到那里转乘火车入境波兰。然而就在普京宣战后两小时,基辅火车票已售罄,租车也早被租空。小田面前只剩下一条路——骑摩托。

另一边厢,正在丹麦修读读新闻传播学硕士的王伊文,想起多年前参加夏令营的群聊里有一位身处基辅的中国留学生小田。在小田逃离战场的路上,他们断断续续地聊天。

刚出发时,小田乐观地认为肯定可以到达利沃夫,然后入境波兰。一路上,他忍受低温、被宵禁令拖慢脚步,还有擦身而过的军用卡车、坦克:“我看到无数同样逃难的人,无助的神情,没有表情的脸,我开始担心——真的能逃出去吗?逃出去之后又会发生什么?我能够顺利转学吗?”

在远离战场的丹麦,教授要求同学分享自己对这场战争的感受。“这(战争)不能代表整个国家,莫斯科、圣彼得堡也有很多抗议……”首先发言的是一位俄罗斯同学,说不到五秒,她已经眼圈泛红:“这同样是许多俄罗斯人的耻辱和痛苦。”

作为一名中国留学生,王伊文一直认为自己只是旁观者,直到有一位朋友问她:“中国的态度是什么?”

我的乌克兰房东和他收留的难民

出品:三联生活周刊

图:柯先生

“在防空洞里,他(房东)家人跟我说——希望你以后会记得我们。”

这是柯先生第一次跟很多人一起避难。柯先生在利沃夫学画画,正在读博士三年级。他的房东是本地人,在教培机构教导孩子们英语、舞蹈之类。战争爆发后,房东将家里院子的地窖和教培机构的地下室都腾出来,改成公共防空洞和临时避难所。每当防空警报响起,周边居民、从东部战况激烈城市撤离到此的难民都会过来躲避,柯先生也因此了解到他们的一些遭遇。

一个乌克兰六口家庭曾在这里避难两天,其中有人提出想到罗马尼亚,但并非所有人都同意出国,结果闹得有些僵。柯先生认为,这可能是大多数乌克兰人当前的处境——在纷乱的局势里,要做每个决定都非常困难。

对于柯先生来说,利沃夫是座让人喜欢的城市。那里有很多咖啡馆、啤酒厂,还有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博物馆和剧场剧院。利沃夫市民特别友好,很悠闲、很包容,欧洲其他国家的旅客都喜欢到这里旅游。然而,柯先生知道现在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

2月28日晚上,柯先生一度打算离开乌克兰。当他告知房东,房东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舍。后来在防空洞里,房东家人跟柯先生说,希望他以后会记得他们。柯先生最终决定暂时留下来,希望帮助房东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也希望帮助一些从乌东来到利沃夫避难的中国留学生,协助他们离开战地。

俄乌冲突,汽车受伤?

出品:棱镜

图:视觉中国

今年以来,中国成品油价连续三次上调,不少省份的92号汽油维持在每升7.85元的高价。随着俄乌爆发战争,高盛集团于2月28日对外发布信息,将布伦特原油价格预期从每桶95美元上调至115美元。在中国,92号汽油或许将进入8元时代。

此外,对于中国汽车企业来说,乌克兰和俄罗斯在产业链上占有一定的位置:乌克兰是芯片原材料氖的重要生产地,俄罗斯则日渐成为车企重要的海外市场。随着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多国宣布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措施。

其中,最令车企担忧的是欧美国家可能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上的“核武器”——禁止俄罗斯几家主要银行使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支付系统(SWIFT)。棱镜引述了解长城汽车的人士表示:“如果这项制裁最终实施,那将会使跨国车企跨境支付、资金流转的成本大大增加,甚至难以进行。”

这场战争,将会对中国车企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小花梅”背后的怒江傈僳族女人:被讨走?被拐卖?还是自主婚姻迁移?

出品:先生制造

图:云南日报

今年春节,中国网络都在谈论丰县铁链女事件,这位云南省福贡县女性“小花梅”在丰县的境遇,引起了不少人的愤慨,也引发了对拐卖女性问题的关注。

2010年,青年学者陈业强第一次到怒江州福贡县做田野调查,发现当地有大批傈僳族女性外嫁到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其中有自由恋爱的,有男方上门讨亲的,但也有大量被“介绍人”带走,懵懵懂懂去了外地的。根据福贡县公安局记录,该县从1988年到2009年间,共有4005名妇女外流,其中被拐卖外流的有1750人。

面临生存危机时,女孩的婚姻有时候也变成了交换筹码;当地一些家庭把女孩嫁到东部沿海地区,换取金钱偿还债务和改善经济状况。然而,来怒江州讨媳妇的男性往往采取欺骗手段,实现自己跟怒江傈僳族妇女婚配的目的。一些傈僳族妇女对外面的世界存在着美好的幻想,以为嫁到东部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嫁过去之后才发现现实与想像有很大差距。她们的丈夫一般是在本地找不到妻子的所谓“剩男”,要么是家庭条件差,要么是身体有残疾,要么是犯过错误、口碑不好。

根据官方通报,“小花梅1994年嫁至云南省保山市,1996年离婚后回到亚谷村,当时已表现出言语行为异常。据小花梅亲属反映,同村的桑某某将小花梅带至江苏治病”。后来的通报称,小花梅就在江苏跟桑某某“失散”。

根据陈业强的田野调查,从福贡县嫁到保山市、从福贡县嫁到东部沿海省份,这两条是当地极为常见的妇女外嫁路线。回到十年前福贡县的背景,可以重新理解这则社会新闻,更深刻地理解当地一代女性的命运。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深度报道技巧

凤凰周刊王焕熔:后方操作灾难报道的“快”与“限”

2023年底,甘肃兰州发生地震,“冷杉RECORD”发布报道《零下12度,困于甘肃震中的20个小时》。这篇灾难报道由记者团队全程在后方操作,通过对受灾群众个体的采访,详细呈现了震区情况和受灾群众的状态。编辑王焕熔在这篇文章中分享了这篇稿件诞生的过程和灾难报道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