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主题

跟着钱走 | OCCRP跨境调查报道经验谈

Miranda Patrucic是有组织犯罪与腐败报道项目(OCCRP)的编辑,她曾以《组织一场暗杀》获2017年全球亮光奖,这篇文章曝光了一条由巴尔干半岛地区向叙利亚运输武器的管道。

在加入OCCRP之前,Miranda供职于调查报道中心(CIN),以及BBC波斯尼亚分社。她带领团队做过好几个跨境调查,并成功揭开了许多复杂的洗钱黑幕,包括几十亿美元的贿赂案、中亚和东欧的寡头执政者之间的黑暗交易。

在这个访问里,Miranda将会讲讲他们“跟着钱走”的技巧。


Q:当你拿到一个公司的财务记录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Miranda(以下简称“M”):我会问我自己三个问题:资产负债表里记录了什么内容、他们是怎么得到这些资产的?钱从哪儿来?在“备注”里能发现什么?

资产负债表记录着他们是否持有不动产,名下是否有其他公司,原始资本是否来自持有股票的投资项目、借贷等等。“备注”这一栏深藏不漏,可以看出跟这个公司做交易的其他公司是否都属于同一个股东。有趣的线索往往埋在这里。

通常,我会建一个表格,对每年的财务记录做比较,看看某些年份资产会不会突然暴涨。还需要注意的是,公司是否有巨额贷款,但是同时没有收入。这个情况表明了他们经营的业务可能是非法的。应收款项奇高时,记者们也应当心中有所警惕。

Q:高额应收款项能够反映公司的什么情况?

M:高额应收款项表明公司售出了许多商品或服务,但是相关支付款还没到账。这种情况下,要么他们完全没有竞争力,要么他们在与熟人企业做交易,以此把钱从公司转移出去或到海外。

实体公司常常会向空壳公司借贷,但从不偿还,这是转移钱的手法之一。

先是国有或国营、后来是被私有化的企业中的腐败,掺杂着一定程度的非法资金外流,而且都是流向关联企业。

我们常在接受政府高额补助的公司中发现这个状况,比如说采矿业。采矿公司的老板会设立一个离岸公司,从当地的公司以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或免费获得货品,一旦货物被运输出境,老板们会隐藏这部分利润,这在有高应收款项的公司中很常见。当地政府通常需要用纳税人的钱帮助这个本地企业摆脱资金困境。

Q:公司资产状况呢?

M:我总是对无形资产更感兴趣——比方说营业执照。我会检查执照显示的状态,以及关乎这个执照的交易——公司是否以过高和过低的价格售出它的执照——这里是腐败滋生的地方。

Q:有没有其他可以表明公司活动的信息?

M:查看一个公司的原始信息时,我就能判断要不要去查它的土地注册或商业注册信息。年度报告则是一定会看的。

在我们做的一个关于卡吉克斯坦的调查报道《渴望金子》中,一份年度报告里的公司执照信息含糊不清。在接下去的一年里,在支付了一笔成交费后,公司就获得了一个矿的开采许可执照。我们嗅到“成交费”有不同寻常之处,于是对这笔钱展开追查,看看这笔钱是否与总统的家族生意有关联。

还有一个方法也十分有用:看看可替代投资市场里的公司信息,比如伦敦证券交易所规矩较为宽松,能容得下账目可疑的公司。

Q:股票价值可以体现出一个公司的业务能力。你怎么判断一个公司的股票是否被低估了?

M:这个很难看出来。在阿塞拜疆的一次调查中,我们发现了一份文件,其中一支政府持有的股票,估值在6亿美元,售价却为1.8亿美元,这其中的差异巨大。我们后来通过调查,发现了政府是如何迅速地把数以亿计的美元从阿塞拜疆人民手中套取出来。

没有股票估值的话,你就需要其他的有效信息,比如说调查土地价值或资产估值,都是跑腿活。

Q:运气是其中很重要的因素吧?

M:是的,每个大型的调查中,你都得创造奇迹。有时你努力工作,运气就来了。一定不要放弃。

我们曾曝光一名德国议会成员从“阿塞拜疆自助洗衣房”秘密计划中收受10万欧元的贿赂。我们是在几百份文件中的银行转账记录中发现了他的名字,接下来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确认他的身份。

Q:离岸公司与本地公司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M:离岸的法律法规通常不强制公司报告财务记录,或公开物主身份,一些很常见的决议和章程都是空白。当你没法拿到泄密文件,调查就很难展开。我会去找本地公司中的外资,因为本地公司注册有更大的信息披露力度,从中可以找到离岸公司的线索。

Q:记者们该如何利用注册信息去调查公司?

M:商业注册信息会提供各种有价值的线索:公司重组的细节、投资项目清单,以及公开或私下签署的合作伙伴、公司的法律顾问都是谁。

Q:在《豪华之女》一文的调查过程中,你们揭开了乌兹别克斯坦统治家族的内幕。你是在什么时候灵光一现,发现了前总统Islam Karimov的长女Gulnara Karimova收了超过10亿美元的贿赂款?什么文件给了你灵感?

M:这是个有趣的问题。我们此前拿到了泄密文件,里面有几十家公司的转账记录。资料显示,Gulnara让通讯公司给她的销售服务、活动策划、交通和设备费用买单,但是她的企业并不提供这些服务。而且,这其中有些模糊不清的概念,比方说500万欧元的销售服务应该是什么样的?这个服务没有实体商品,无法量化。我们只看见这笔钱在她名下的离岸公司出现了。为了掩人耳目,她派了专人去买不动产或奢侈品,负责迅速分散这些财产。

Q:最后一个问题。在2016年的一个颁奖礼上,你发表演讲,直言记者所面对的风险。你对记者有什么建议吗?他们该如何保护自己和信源?

M:时刻警惕。越早知道你所做调查的重要性越好。我们通常不知道自己调查的东西是否事关重大,能挖到多深,能不能及时曝光。如果你知道这个话题是危险的,不要一个人展开调查。告诉你的编辑,寻求帮助。如果你有线人,要时刻确认他们是安全的。

 

编译/Lizzy Huang

编辑/Ivan Zhai

相关阅读:

报道亚洲 | “跟着钱走”:跨境商业调查从这份清单开始

全球媒体调查报道创新观察与发展方向

实用贴 | 国际商业调查报道工具包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

深度报道方法

跨境调查报道如何做?我们从《穿山甲报告》中学到的十点经验

自去年年初,来自 14 个国家/地区的 40 多名记者,就穿山甲非法贸易,进行了大范围的跨境调查。去年9月底,长达上万字的重磅调查《穿山甲报告:一段通向灭绝的旅程》在全球深度报道大会上正式发布,其后引发巨大反响。这个成功的跨境调查项目是如何做到的?